首页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
10、拿下朱阿姨
 第二天早早就醒来,打了个电话给吴芬,说了岳母不回北京的事情,我叫吴芬劝劝岳母,吴芬却觉得,这个事岳母做的对的,不能为了我们两个人,而不顾她爹,如果这样就太自私了。

 既然吴芬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免得到时候凭吴芬那敏锐的感觉,嗅出来我的私心,那就得不偿失了。虽然我还是想继续待几天,这样就可以多陪陪岳母,但一想到吴芬一个人在北京,个大肚子也不安全,心生愧疚,当即叫吴芬帮我定了晚上的火车票。

 和岳父岳母说了晚上回去的事,他们二人也觉得吴芬一个人在北京不安全,所以并没有多做挽留。

 晚上九点十五的火车,八点多的时候岳父开车载着岳母送我到火车站。

 快要进候车室的时候,岳母一个劲的叮嘱,虽然都是重复的话,但我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动听,火车站的灯光黄昏,但我还是清晰的看到岳母红红的眼圈,已经在打转的泪水,我知道她心中不舍,毕竟我们在一起愉快的生活了几个月,已经熟悉并适应了彼此,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我想,如果不是岳父在身边,我一定要给岳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就这样,在岳父不耐烦的催促中,岳母依依不舍的停止了唠叨,我随着拥挤的队伍进了候车室,我并没有回头看,因为不忍心看到岳母失落的模样,也不想让岳母看到我的不舍。

 我忽然意识到,经过这几个月的共同生活,岳母对我也产生了浓厚的情感,只是不知道,这种情感,是像对吴芬那样的母女亲人之情,还是我对岳母本人的那种爱慕之意。

 找到了我乘坐的车次候车厅,看到电子屏幕上的大红字,我忽然很想骂人。

 原来我乘坐的火车始发站不是赣州,现在鲁预计晚点五个小时,这也就意味着,我要在候车室和个傻一样,坐六个多小时,而且还是这样的寒冬里。

 临近过年,去北京的人并不多,我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大概半个小时后,看到朱阿姨发来的语音,昨晚我给她发了消息一直到现在才回我,这让我有点心生不,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我在别人质正浓的时候放了鸽子,也难怪会这样对我。

 我点开语音,手机里传来朱阿姨颇为不的声音:“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呢,就这么回北京了,招呼也不和我打一个。”

 我发送语音,说道:“朱阿姨,怎么了,我回去你舍不得啊。”

 朱阿姨发语音大声的骂我:“你个孙子的,昨晚白和你说那么多了,当逃兵”然后又发送一条低了低嗓子的说的话:“不是说了吗,叫我妈。”

 说实话,让我打字称她妈还可以,但我真叫她妈我还是难以启齿,我假装委屈的发语音说:“朱——阿姨,我也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呢,原来是因为得罪你了啊。”

 朱阿姨发语音说:“儿子,说说你怎么倒霉的,让妈看看你的报应。”

 我发语音说到:“别笑我了,我的火车晚点五个多小时,我要冻死了。”

 朱阿姨听到这个消息,似乎特开心,发语音过来说:“哈哈,让你昨晚把妈到一半就跑了,这就是报应。”

 我假装不的发语音回复到:“你有没有良心啊,还笑我。”

 朱阿姨发语音说:“还说我没良心,那我现在去陪你算不算有良心啊。”

 虽然心里想朱阿姨过来,毕竟还有五个多小时,但一想到岳母刚刚那楚楚动人的不舍模样,以及昨晚帮岳母按摩小腿时对她做的保证,我不由的矛盾起来,发语音说到:“还是算了吧,我怕被我妈他们看见,到时候就尴尬了。”

 朱阿姨马上发语音说:“哈哈,我还当什么事呢,你傻啊,有一句话说的好,叫小别胜新婚,你妈你和你爸也是正常人,这么久没见了,怎么着也得温存一下吧,昨晚你爸又喝的伶仃大醉,肯定没做成,今天你走了,说不定他们两个现在就在上啪啪啪呢。”

 听朱阿姨这么一说,想到岳母昨晚为岳父盖被子的神情,我不由得妒火中烧,也许岳母此刻真的就在岳父那发福的身体下面娇,越想越不开心,我便回了朱阿姨一条微信:“妈,我想你了,你过来吧,让儿子真正的拥有你。”

 朱阿姨立马回复了一条语音,说:“儿子,等妈啊,妈过去十五分钟左右,开好房发坐标给你。”

 我回复到:“好。”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后,朱阿姨发来一个定位,显示就在火车站附近的喜来登酒店,然后发语音告诉我在1102号房。我激动无比,看着膨的下体,边走边囔囔自语的说道:“你憋屈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吃到真正的了。”

 走出候车室,我快步走向喜来登,这阴冷的夜晚下,我的心情却无比躁动。

 “叮咚”一声,我边走边掏出手机,想着这朱阿姨还真是急不可耐啊,都快到了还来催,定睛一看不是小号的消息,是岳母给我的微信发的信息:“小李,上车没有。”

 看到岳母发来关怀的消息,我心中生出几分内疚,但很快,这内疚在对朱阿姨的躁动中彻底被淹没。我关掉了手机,小跑着到了喜来登,看到保安异样的目光,我才放下脚步,整理一下走进电梯,然后来到1102房,还没等我敲门,门就打开了,朱阿姨只出一个脑袋,狡黠的冲着我笑,然后将我拉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灯很亮,朱阿姨将背包从我的后背上拿下,然后和我面对面站着,怀期待的看着我,她围着浴巾,两颗大球包裹了一半,然后浴巾笔直向下一直到膝盖上方,白皙的腿显无疑一直到光着的脚丫。

 这还是头一回这么近距离的和朱阿姨站在一起,我细细的打量着朱阿姨,她的头发是盘起来的,给我的感觉颇有几分贤良母的意思,眉毛经过修理感觉却有几分妖,红红的大嘴,让我忍不住要凑上去。

 “你来就是为了看我的?”朱阿姨被我盯得不好意思了,率先打开话题,然后拉着我的手来到边,自己直接坐在了上。

 我居高临下的站着,这样看下去,朱阿姨的两个球更大了。我咽了咽口水,说:“阿姨,我去洗个澡。”

 朱阿姨被我咽口水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两个大子也一颤一颤的,她娇美的说到:“瞧你那点出息,别洗了,让妈好好爱你。”说着就将我拉到她的面前,因为她是坐着,而我站在她的面前,所以很自然的,她隔着我的子,用双手围着我的下体用力的抚摸着,而我的巴早在没没进酒店之前就已经硬的发疼,此刻被她这么一摸,更是呼之出,就像她的大子一样。

 我说:“朱阿姨,我想要。”

 朱阿姨噗嗤一笑,说:“想要就来嘛,怎么感觉你像个小处男一样害羞啊。”

 说实话,朱阿姨是我碰到的第一个女,加上又是岳母的朋友,所以我多少有点放不开,被她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看到她那气的模样,我说:“既然阿姨这么说了,那我再扭扭捏捏显得我不仗义了。”迅速的掉外套和衬衣,解开皮带。

 朱阿姨听我这么说,足的笑着,也帮我子,边边说:“这就对了嘛,这才妈的乖儿子。”说着的同时,将我的子和内一块往下扒下去,我的巴早就硬的不行,没了子的束缚,就像一条缰的野马瞬间飞奔出来,因为朱阿姨帮我子的时候低着头,脸离得近,我的巴弹上来狠狠的打在朱阿姨的脸上。

 我“哈哈”大笑道:“朱阿姨,叫你刚才笑它扭扭捏捏,现在知道错了吧。”

 朱阿姨用一只手握着我的巴,让它不再使坏,然后抬起头看着我,眼里是柔情,此情此景,我有些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朱阿姨看着我赤的上身,说:“年轻真好。”然后用另一只手伸直摸我的头,我的头是我全身最感的部位,所以这一摸,让我打了个灵,朱阿姨狡黠的笑着:“儿子,妈知道你的弱点了哦,哈哈。”然后又故挑逗我的头。

 我哪里受得了这番挑逗,也顾不得子没完全掉,将双手搭在朱阿姨骨感的肩膀上,把她迅速推倒在上,然后在朱阿姨身上,我能感受到来自膛那两个软绵绵的垫。

 而朱阿姨的手并没有离开我的意思,她被我着,握着我的有点艰难,但还是舍不得放开,轻轻的套着,我微微撑起身子,将一只手伸到那两坨无比柔软的球边,把浴巾从球上扯开,两个球像水一样四散开来,我用力的捏着,能明显感受到朱阿姨愈来愈沉重的呼吸声和嘤咛声,边边说:“既然阿姨发现了我的弱点,我也要找阿姨的弱点。”说完直接将嘴凑上去,吻着朱阿姨红如火焰的双

 朱阿姨本来有话要说,但被我堵住了双,也就配合的和我接吻起来,她主动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们的舌头相互纠在一起,彼此换着唾,品尝着朱阿姨的口水,我竟然感受到了几分微甜。

 朱阿姨的子确实大,我一只手也不能完全抓住一个,只得将另一只手也伸到我的膛下,把朱阿姨上半身的浴袍全部扒拉下来,双手尽情的蹂躏她的双,玩她变得坚硬的头,朱阿姨的头有点大,甚至能感受到头旁边的颗粒感,而朱阿姨一边和我舌吻,一边松开握着我巴的手,配合我将下身的浴巾也全部从身上褪去,并且用她那柔软的双脚从我的大腿一路下去,将还在我身上的子踢掉。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没有一丝外物,赤身体的舌吻着,并且相互蹂躏对方,朱阿姨一只手继续艰难的握着我的巴,一只手配合着我的双手,摸着她的大子。

 不得不说,朱阿姨的舌吻技术真的很好,她甚至用整个舌头变了我的牙齿,让我有一种她要把我整个人都下去的错觉,她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时不时的发出嗯嗯的声音,就像一条蛇一样,在我的身体下面扭动着。

 她那握着我巴的手,将我的巴牵引到她的下方,我的巴感受到她浓密的花园地带。她张开双腿,继续牵引我的巴,穿过浓密的发,我的头触碰到软绵绵的,与此同时朱阿姨“恩宁”一声,全身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知道,我已经被朱阿姨引领到她最后的堡垒。朱阿姨一边和我舌吻一边咕哝着说道:

 “儿子,进妈妈的里。”虽然模糊,但我还是听清楚了。

 朱阿姨握着我的巴,在她那最后的堡垒处停留,虽然我的头明显感受到她已经泛滥成灾,但还是按捺住直捣黄龙的急切心情,任她引导我轻轻的磨了好一会儿后,听着朱阿姨越来越急促的呻声,我配合着朱阿姨的手,部用力,往前面一,朱阿姨“啊”了一声,舌头与我的舌头分开,我的小半巴进入了一个温暖滑的里,这时候朱阿姨握着我巴的手这才舍得松开。

 我一只手继续捏着朱阿姨的子,时而蹂躏单独的一个,时而尽力两个各一小半合在一起蹂躏,时而挑逗她的头,另一只手则撑在朱阿姨的脖子下面,这才将朱阿姨的子完全看到,朱阿姨张开那周边不知是我的还是她的口水的嘴,娇媚的说:“傻儿子,你的真大,要慢慢进来哦,不然妈会受不了。”

 我见她刚才红如火焰的丰,已经被我得有点花了,是怜爱,亲了亲她那的双,然后用舌头将朱阿姨嘴边的口水干净的同时,直接狠狠的到最深处,让我的整都完全被朱阿姨的包裹着,也许是我太久没有和女人做的缘故,竟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朱阿姨大声的“哦”了一声,佯装发怒的说:“妈刚才还和你说要温柔,你怎么能这样,一点都不心疼人。”

 其实我做的时候并不喜欢多说话,一直以来我都是少说多做的,朱阿姨见我不搭理她,依然自言自语的一边呻一边大声说:“儿子,嗯—- 妈的夹得—啊—儿子的大巴舒服吗,妈的—嗯嗯—子儿子喜—嗯—喜欢吗?”

 朱阿姨里的水真的很多,以至于我刚进去就能很好的,我看着朱阿姨因为我的而慢慢变绯红的脸,而她的巨,因为我的,前前后后的摇晃,以及她大声的呻,这一切都不免动容和足,说:“阿姨,这么你,和在微信里自有什么区别啊。”

 朱阿姨一只手继续配合我的手摸她的子,另一只手则摸着我的头,急促的说:“嗯,你说呢——嗯,儿子你真—嗯—-- 啊- 好厉害,你妈—- 妈—-妈妈的时候,都不说话吗?”

 我见朱阿姨在我的下风的模样,看到她摇摇晃晃的大子,我一边用力,一边俯下身去,抱着朱阿姨的子,用舌头在朱阿姨子上的晕周边打圈,直到朱阿姨整个子都被我的口水,朱阿姨双手抱着我的头,兴奋的大声嘶吼:“啊—啊—啊—儿子,你个坏儿子,干嘛不吃妈妈的头,妈好想儿子吃我的。”她双手着我的头,用力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要我去含着她的头,与此同时,我每次至最深的时候,朱阿姨便配合着提往上。

 我见朱阿姨如此渴望,也不忍心吊她胃口了,双手各扶着朱阿姨的一个子,将头尽力凑在一起,然后这个含一下,那个轻咬一下,得朱阿姨罢不能,语连连。就这样大概了五分钟后,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有望,朱阿姨声音越来越大,说话也越来越俗不堪,但似乎并未足。

 我蹂躏着朱阿姨的子说:“阿姨,对不起?”朱阿姨说:“傻儿子,干嘛和妈妈说对不起。”

 我放慢了的速度,不好意思的说:“朱阿姨,我好想,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没这么快的。”

 朱阿姨摸着我的头发,是柔情的看着我,哈哈笑道:“傻儿子,肯定是你太久没做了,很正常的,那你到妈的里,待会儿再做好不好。”说着蜷缩着去摸我的蛋蛋,说:“儿子这样就会持久一点。”

 见朱阿姨如此善解人意,我的心里不由得心生甜蜜,说:“妈,那儿子就里。”

 朱阿姨似乎没有听清,诧异的问:“什么?”

 我说:“妈,儿子是说,儿子要你的里,现在就要。”

 朱阿姨的像是中了五百万似的,笑着说:“恩,儿子,快到妈妈的里,快点,恩—啊,被儿子好幸福—恩—- 我的好儿子。”边说边抱着我的肩膀,半坐着我的头,让我无比舒服。而我也明显感觉到自身想的冲动,所以拼命,仿佛每次都要将整个巴连同蛋蛋都送到朱阿姨的里似的。

 朱阿姨说:“儿子,快叫妈,快—点叫我—妈,恩—恩,儿子,妈要和你一起—一起高。”

 看到下这个女人,都说她风,却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我为了足她,一边克制着,一边大声的叫她妈,语言也变得俗不堪。而我的脑海里,甚至把她当成了岳母的化身。

 大概坚持了一分钟后,朱阿姨于我之前爆发了,她抱着我肩膀的手指,深深的嵌入我的里,这让我感觉到疼痛,而她我的头也变得鲁起来,我拼命捏着朱阿姨的球。

 她的喉咙里发出最原始的望声,开始紧缩,仿佛樱桃小嘴般住我的巴。

 我看到她离的眼神,将她重重的倒在我的身下,与她继续舌吻起来,她的鼻孔冒出沉重的呼气声打在我的脸上,而她的双腿则紧紧的绕着我的部,终于,朱阿姨在狠狠的部往上顶撞数次之后停了下来,我的巴在她那本就无比润的里,感受到被更多的水包裹。

 感受到朱阿姨的变化后,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数次猛烈冲击后,阿姨感受到我那因为而膨巴,又是一阵配合,大声呻语连连。而我,终于狠狠的进了阿姨里的最深处。

 事后,我在朱阿姨的身上,任凭巴在阿姨的里慢慢变软,我看着朱阿姨脸蛋上的红晕,想起了岳母,内心竟然有些许愧疚。其实刚才高之际,我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妈,脑海里却全是岳母那柔弱的模样。

 朱阿姨温柔的亲了我一口,让我回过神来。阿姨说:“儿子,谢谢你。”

 我虽然此刻想着岳母,但也不想让朱阿姨感觉我是那种就不认人的那种,尽量温柔的说:“阿姨,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们待会儿再做一次好吗?”朱阿姨足的摸着我的头,说:“傻儿子,干嘛和妈说这些,妈爱你,哪怕你一分钟妈也能幸福。”说完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继续撒娇的说道:“刚刚不知道是谁一个劲的和我说妈我要你妈你的好美,现在就叫人家阿姨。”

 我一时无语,深情的吻了吻身下的这个俏佳人,柔情的说:“妈—妈—- 妈,这总行了吧,你还真小气,待会儿我想让小气妈妈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让我干。”

 朱阿姨抱着我宽阔的肩膀,闭着眼睛,柔声的说道:“傻儿子,只要你喜欢,妈怎么被你干都行。”

 那一刻,我有一种错觉,朱阿姨被岳母附身了。
上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