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2节 狐狸美人


 这十里八乡,但凡好看一点的女人我都见过,就连那乡长家那号称县城最美的儿媳妇,却及不上她的十分之一。

 不多时,隔着厕所的门飘出一股浓重的臭味。那味儿腥臊无比,味道由鼻孔入咽喉,让我连连打了两个干呕,差点把今天晚上吃的饭从胃里翻出来。

 我琢磨着,这女人美得就如那狐狸似的,却没想到却比山里的狐狸还要腥臊。

 不过人家毕竟是女,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而且从小到大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人,我更不好意思开口,只能傻傻愣愣地在门口干等着。

 只是,在门口站久我也有些憋急了,伸手在门上敲了敲,也提醒她稍微快一点,但里头却没有反应。

 反复几次之后,我也有些犯浑,加上也实在憋不住了,当即打开厕所门,却发现里面没人。

 她怕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偷偷溜了,胆子还真是小呢,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哎呀,想什么呢,像我这样的条件,能娶到槐花都是祖坟冒青烟了。

 我抓了抓头,这才从裆里掏出东西放水…

 恍恍惚惚回到家里,刚刚躺上,小狐狸就从旁边蹿进了我的被窝,我伸手把它抱进怀里,现在没钱娶媳妇,先抱只软乎乎的小东西取取暖也好啊。

 只是,这小东西一开始还有些挣扎,那小爪子不停地在我前蹭着。

 我睡觉上半身是着的,就算大冬天也是一样,这样睡得安逸。小东西把锋利的爪子收起来了,只剩下软软的垫子,蹭在口很是舒服。

 我也是困了,打着呵欠,说了一声“别闹”侧过身,将它完全搂入自己的怀里。

 小东西也是静了下来,一直动的尾巴也放在我腿脚边,在我怀里眯起了水汪汪的眼睛…

 以前四婶一个星期最多过来给我煮一两顿饭,而洗衣服的活她不怎么做,只是偶尔一些大件的衣服会帮我洗。

 可是这两天倒是奇怪了,她不仅洗了我的衣服,还将我刚刚换下来的衩子也洗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要命的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香的美梦,在梦里跟一个身穿白色衣服、长得跟天仙一般的美人睡在一张上,虽然我没做啥出格的动作,但是她穿的衣服很薄,薄得我都能透过衣服看见里面如美玉一样的玲珑娇躯,仅仅只是轻微的耳鬓厮磨,就让我梦遗了。

 人生第一次啊,早上起来裆里黏糊糊的,我第一时间就子,丢到一边,结果那小狐狸就坐在旁边,傻呆呆地看着我摇晃着子,拿着巾和脸盆洗漱去了。

 我喊了它两次都没有反应,这小家伙明明只是一只狐狸,看到男人的子它害羞啥呀?

 要换洗的衣服我一般都放在木桶里,这样好辨认,可那条内我明明藏在上了,想着傍晚回来自己洗,结果发现内不但洗干净,而且还已经整整齐齐地放好了。

 抓了抓头,看着那条洗干净的内,我忽然有些窘了,四婶洗内的时候,一定摸到那些东西了吧,哎呀,这可咋整啊,以后都不敢正面跟她说话,臊都臊死了。

 转头的时候,发现小狐狸就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那茸茸的尾巴在凳子和地面中间摆啊摆的,那看我的眼眸子里是笑意。

 “好啊,连你这小家伙都敢嘲笑我!”

 说着,我朝着小东西扑了过去,一人一狐就这样玩闹的起来。

 玩着玩着,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我看了一下天,这太阳都快落山了,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

 推开门的时候,小狐狸也跟在我脚边,而在看清来人时,它急忙蹿进了屋里。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发波。

 那孙子肯定是属狗的,虽然站在门口,但隔着老远就看到小狐狸的身影,当即仰着头,仿佛用鼻孔在跟我说话。

 “哎,我说你怎么回事,不是说把这狐狸卖了,然后分一半钱给我吗?这都五天过去了,怎么还没卖,反倒是自己给养上了。”

 我不在乎地说:“哦,这小东西之前被你追的时候,脚受了伤,我这几天都在它给医治呢。受了伤的狐狸,肯定没人要啊。反正它也值不了几个钱,再说了,你家被吃的那三两只才个把月大吧,大不了我回头逮只山给你。”

 “一只山?”李发波瞪着眼珠子“你把老子当要饭的打发是不是?现在城里人都喜欢养宠物,这只狐狸看起来跟小狗一样,至少能卖好几大千,你要是不卖就给我!”

 李发波说着就要进门,我急忙挡在他身前,将门口堵住。

 他一头撞到我的身上,被我顶了出去。

 “这狐狸本来就是我的猎物,山里的规矩你不懂吗,少在这里吠!”

 我瞪了他一眼,正准备把门关上,他忽然冲过来,对着我挥出了拳头。为了避开他的拳头,我迅速侧过身体,同时抬脚对着他的腹部狠狠踹了一脚。

 在山里打猎这些日子,我的反应力可比普通人要快很多,力气就更不用说了,要是没膀子力气,怎么将两百来斤的野猪从山上扛下来。

 他就躺在我家院子里,一下子没缓过劲来,老半天才捂着肚子站起身,伸手指着我:“透娘的!夏雨,你有种!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眼见李发波跌跌撞撞地离开,我不由得啐了一口痰,会叫的狗不咬人,以李发波的糙,也就欺负一下他们村尾的小寡妇和瞎瘸子,我才不会被他的话吓到。

 第二天一大早,我再次进山,今天运气不错,打了三只野兔子,另外我还设置了一个新的陷阱,在网兜里摆放了一个稻草人,结果有一只傻狍子因为好奇走了进来,被我给兜住了。

 一子打晕这傻狍子,我高高兴兴地扛着它回家了。

 半道上恰好遇见四叔,就跟他多聊了几句。

 在提到四婶这几天都来给我煮饭、洗衣服的时候,四叔愣了一下,疑惑地说了一句:“你小妹这几天放假回家,她妈成天忙里忙外的,我都听她抱怨了好几回,说要是大学考不上,就把她嫁给你得了,怎么还有时间给你洗衣服煮饭?”

 一听四婶说要把小妹嫁给我,当时不由得愣了一下,虽然知道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一想到四叔家小妹那白的皮肤和娇美的脸蛋,心里一下子就火热了起来。只可惜,我心里也清楚,他家小妹是乡里数一数二的美女,乡长家那婆娘不知道跟四婶提了多少回,要小妹嫁给他家同样是高材生的小儿子,但四婶就是没答应,我估摸着她是想让小妹攀更高的高枝。

 四叔四婶是真心待我好,我赶紧将这臭不要脸的念头抛开,又跟四叔闲聊了几句。

 下山的路经过我们村坟地,我家坟地就在路边不远处的山坳里。

 聊着聊着,四叔忽然站定,朝着山坳方向看了过去。

 “叔,你看啥呢?”

 四叔伸手伸手指了指:“夏雨,那个土包,是不是你爹的坟?”

 因为隔着有点远,再加上天色有些昏黄,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那坟头边有几个人影在晃动,这让我的心一下子就吊了起来。

 “叔,这些东西你帮我背着,我去看看!”

 急忙将肩膀上的猎物放在四叔脚边,我跳下山坎,手脚并爬地站起身,朝着山坳狂奔而去。

 在看清那些人的时候,我越跑越快,越跑越急,而且一边跑一边破口大骂:“李发波,我你祖宗!”

 整个山坳里都在回我的怒吼,四下劳作的人也陆续围了过来。

 四叔在我后面跟着,他隔着老远就对我喊:“夏雨,什么情况?”

 我没有回应,人已经跑到坟地上,就站在坟包边,隔着三四米,气如牛。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可怕,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现在心里就只有一团火,要将眼前这帮子人烧成灰!

 李发波带着十来个人,眼下就站在我爹的坟头边,有人手里扛着土铲,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作势要刨我爹的坟,而那狗的李发波竟然掏出牙签一样的东西,准备在我爹的坟头撒

 “唬!老子恁死你!”

 我嚎着要扑上去,四叔赶忙从后头抱住我,这时候村长也来了,带着几个乡亲就站在旁边。

 “夏雨,别冲动!他们人多,手上还有刀!”

 村长见我眼睛都充得血红,急忙和四叔一株拉扯住我。

 又有两个乡亲走上来,挡在了我前头。

 李发波见效果达到了,笑地拉上带,从坟头上下来。

 “夏雨,你昨天不能能的么?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小狐狸给老子,老子就把你爹的墓碑推了,每个人都在上面一泡!”李发波就站在我爹的墓碑边,他旁边那些混子里有的已经干脆解开带了!

 “别!有话好好说!”村长急忙开口“李发波,你跟夏雨什么仇什么怨,竟到人家老爹坟头来了?”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