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63节 屠宰场上方的怨


 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我左手上这纺布袋里面虽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里面很多都是师父之前就已经配置好的东西,缺一不可。

 在派人寻找皮料收购商的同时,谷觅妘也是亲自上阵,这倒是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她要跟着,我也没有权力阻止。

 根据胡丙之所说,他们这个楼盘将整个白山村都买了下来,占地面积很大,而白山村仅有一小部分人没有搬离,其余人都已经搬入全新的居住地。

 而剩下的这十几户人家里,似乎就有一个人一直在做皮生意。

 我们三人对这一带都不熟悉,而带队的则是白山村的村长,虽然这个村长已经仅仅只是一个头衔了。

 村长告诉我们,这男人叫张富贵,他原来也是一个猎人,四十来岁的时候,带着一群外国人进山狩猎,在山里面断了一条腿,回来之后没有办法再进山,就开始改行做皮生意,一开始他只是收购猎人的皮,然后转卖给材料商;后来生意做大了,他自己开了几个野生动物养殖场,另外还有一个皮加工厂,专门深处理一些皮,将其加工成为半成品,这些年随着“私人订制”的风流行,很多设计师和服装工作室开始向他下单购买材料。

 张富贵的工厂有好几处,我们找了两个养殖场之后,发现他都不在,后来他女人打电话才得知他人在加工厂,而加工厂则办在一个山谷里。

 坐着谷觅妘的豪车缓缓入山谷,当我们下车的时候,这一抬头我就愣住了。

 在胡丙之为谷觅妘打开车门,谷觅妘跨出大长腿,并优雅起身时,她也是呆愣了好一会,这才转头对着我问:“那些墨绿色的雾气是什么?”

 我其实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雾气,不过师父的手札里提到过,愣神之后,我回了谷觅妘两个字:“怨气。”

 张富贵的加工厂很大,占地少说也有十来亩,工厂外面的围墙很高,里头一共三栋建筑,成“品”字形状。

 虽然我不懂风水,更不懂建筑学,但我知道,在这样一个环境相对密闭的山谷里,又把厂房建成一个品字型,只会让怨气加剧凝聚,最终发生异变。

 “谷总,哪来的雾气啊?今天天气很不错啊,这万里无云的。”

 胡丙之在说话的时候,视线也一直在往谷觅妘身上那件大衣飘,我知道他也觉得怪异,或者说是不妥,毕竟堂堂总裁,穿一件廉价的大衣有些说不过去,而且还是男人的大衣。

 不过我就特么纳闷了,身为私人秘书,他要是觉得不妥就开口啊,这件大衣要老些钱呢,我正愁没机会开口要回来呢。

 不过,看胡丙之在谷觅妘身边那小心翼翼的姿态,我就知道这二刈子没种。

 谷觅妘联想到自己之前滴了牛眼泪和公血的混合体,转头对着我问:“这些怨气是怎么形成的?”

 我耸耸肩,对着那已经自动打开的大门说:“人家门都已经开了,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富贵因为腿脚不方便,他只是坐在轮椅上,他的儿子和儿媳妇则代表他了出来。

 谷觅妘在京城的势力很大,特别是一口气就将整个白山村都买下来之后,这方圆百公里还真就没有人不知道她的。

 虽然张富贵不清楚,谷觅妘到来的用意,不过他还是十分热情地将我们了进去。

 你皮料加工厂由三栋厂房组成,刚进工厂,胡丙之就将来意说得很清楚,张富贵显然不知道这件事,转而看向自己的儿子,张大宝。

 让我们暗自松一口气的是,张大宝点头承认的确购买了一张很大、很长的蟒蛇皮。

 很快,他就让人将已经烘干并加工好的蟒蛇皮拿了出来。

 胡丙之收了蛇皮,在表明要给钱的时候,张大宝忙说蛇皮值不了几个钱,就当送给谷觅妘。

 谷觅妘却是给胡丙之递了一个眼神,胡丙之便将一沓钱硬给了张富贵,末了胡丙之还说了一声:“我们谷总向来不欠别人的人情。”

 嘁!

 我对二刈子这话嗤之以鼻,什么叫不欠人情。

 这女人从头到尾就在欠我人情,而且还把人当佣人一样使唤,威,什么样的手段都用了,结果到了别人面前就成了公正无私、气度雍容的典范了。

 然而,妖孽的是,谷觅妘这女人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竟然扭头飘了我一眼,那眼神嘚瑟得很呐!

 拿到蛇皮,就连我也随之松了一口气,而这时候张大宝则领着我们参观加工厂。

 我以前也经常卖皮子给皮料商,这倒还是第一次看他们如何加工皮子。

 在参观了皮子的加工程序之后,谷觅妘忽然说了一句:“刚才村长说,你们这个加工厂,同时也是屠宰场?”

 张大宝点点头:“别的皮子都好说,唯独蛇皮有些不同。毕竟剥蛇皮是一件技术活,而且蛇皮剥下来之后要第一时间进行清洗,然后放入烤箱烘干,之后再摊开晾晒。”

 “带我们去看看吧。”

 谷觅妘淡淡地说了一句。

 “那个,过程可能会有些血腥,像您这样的身份,似乎…”

 谷觅妘冷冰冰地横了张大宝一眼,那张大宝顿时如遭雷劈一般,急忙朝前飞奔而去,一边跑一边大喊:“你们慢慢走,我马上让人准备一下。”

 当我们进入第一个蛇皮加工车间的时候,每个人都被震慑到了。

 在一个排球场大小的房间里,一共有四堆小山一样的“蛇山”这些蛇头都已经被整齐切去,十几个工人戴着手套,拿着剪刀从蛇的腹部开始剪,从头剪到蛇尾,将蛇的身躯一分为二。

 那之后,被剪开的蛇会被丢给另外一个工人,他们旁边有一个很深的水槽,水龙头一直放着水,他们则开始清洗肚子里的内脏。

 清洗干净之后,蛇的尸体会被转运到另外一个车间,这个车间内他们用一种比较特殊的机器,将蛇皮和蛇分离。

 蛇装入较为干净的不锈钢方框内,被运到冷冻库,而蛇皮则运往另外一个地方,进行清晰、烘干。

 看到这里,谷觅妘忽然问张大宝:“这些蛇是你们养殖场里的吧?”

 张大宝点点头:“大部分都是,有一些是野生的,野生的蛇我们会另外存放。”

 “你们杀蛇的地方在哪?”

 一听谷觅妘要见杀蛇车间,张大宝开始还有些犹豫,但胡丙之偷偷了他一叠钱之后,张大宝当即领着我们前往另外一个专门开辟出来的车间。

 这个车间在工厂左边的角落里,我们还未走近车间,就听前方传来“噔!噔!”的硬物敲击的声音。

 “那是什么声音?”胡丙之开口问。

 张大宝还未开口回答,谷觅妘就淡淡地说了一句:“jb04电动平行冲。”

 不仅是我,就连声称十分了解谷觅妘的胡丙之也是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老总竟然听声音就能知道机器的型号。

 张大宝连连点头,他并没有想太多,而是好几个马拍了过去。

 谷觅妘并没有说话,径自走向屠宰场。

 我原本以为他们屠宰蛇是用菜刀对这舌头一刀切,可是到了现场之后,我是真的被震慑到了。

 车间很干净,或者说很整洁,完全没有传统屠宰场那么凌乱。

 这里面一共有八台机器,眼下只有两台在工作,每一个工作台有两名工人。

 工作台是一张木制的厚实桌子,桌子是长方形的,在右手边的末端摆放着一台机器,也就是谷觅妘所说的jb04电动平行冲。左手边则是如同飞机跑道一般空旷的长条空间。

 在工作台的左手边放置这一个箩筐,箩筐内则装着如同麻绳一样叠放的蛇!

 一个套着厚手套的工人先捏住蛇的头,另外一人则将蛇的身躯拉长,两人将蛇拉伸在长方形的桌面上。

 捏舌头的人将舌头摆放在冲正下方,在一个银亮的铁片上画了一道垂直的黑线,工人将蛇头恰好放在黑线位置,然后伸手在右手边的电动扶手上轻轻一

 “噔!”

 那锋利无比的模具刀倏然铡下!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