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151节 若初,我只要


 涂山,没有若初?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由始至终都没有若初这个人吗?

 那么过往的那些又是怎么回事,无数次出现在我梦境之中,那白衣胜雪、衣袂翩飞的倩影究竟是谁?

 我下意识地看向了若若…

 她刚才说我是她的男人,难道…

 不,不能这样!

 尽管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呻、嚎叫,我仍旧朝着若若爬过去。

 我的双脚已经失去了知觉,似乎已经不存在了一样,但我仍旧用双手一点一寸地爬着。

 “若若,你应我一声啊!”好不容易爬到若若身边,当我用右手轻轻地、轻轻地将她别故去的脸拂过来的时候,我真的看到了一张思夜想的容颜。

 若初!

 若若竟然真的若初!

 我苦苦寻找的人儿,竟然一直都在我身边,而我却跟瞎了眼一样地到处叫唤!

 上涂山?

 上涂山干什么!?

 我心爱的人她一直都在我身边,我他娘的为什么要上这该死的涂山!

 “她似乎还有一口气。”

 说话间,涂山天女身边那个女人走了过来,她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从中滴了一滴泛着晶莹光芒的体,那体在触碰到若初额头的瞬间,若初整个人都被那晶莹的光芒所包裹。

 “若初…若初?”

 她动了!

 那修长的眼睫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不得不承认若初的确比不上这涂山天女,无论外观,还是气质,若初都逊了一筹。就算是天女身边的侍女,她的五官容貌都不会比若初逊

 但是,她是我的若初啊!无论是眼里,还是心中,她都是我的唯一!

 之前我跟若初见面的时间都很短,而且她当时穿着白色衣衫,虽然看起来很飘逸,其实与她自身却显得有些不协调。

 我还是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若初。

 人家涂山天女是真正的女神,她高冷如月宫的仙子,那是她自身就带来独特气质,咱们不去看相;我反而觉得若初那略圆的鹅蛋脸显得娇羞可爱,这,才是我的若初。

 “若初,你感觉怎么样?刚刚有没有摔疼你?”

 我急忙坐起来,并让她枕着我的大腿。

 说实话,如果那涂山天女是若初,我甚至不敢去牵她的手,因为我能够明显感觉得出来,我跟她的距离就是天与地。

 一个凡人怎么可能跟天仙在一起?

 若初果然是我的若初,我们朝夕相处,早已经产生了一种别样的默契,哪怕现在小狐狸变成了若初的形态,我仍旧不会觉得陌生,反而内心会涌现出一种特别舒心的温暖。

 “你这木头,我都快死了,你还问我有没有摔疼?”若初没好气地横了我一眼“你搀扶我起来,在我死之前,这件事一定要有个了断。不然,我这一条命就白瞎了。”

 我不明白,若初现在看起来状态还算不错,至少比我要好多了。

 我是强忍着痛楚,在跟她说话,如果是平时恐怕早就一扭头,先晕上半天时间再说。

 但我实在不想晕过去,因为我就想看着若初,只要看着她,我感觉自己的心里就了。

 强忍着剧烈的痛楚,我伸手将若初搀扶起来,并让她倚靠着我的肩膀。

 “若…”

 “你别说话!”若初一反常态,冷冷地瞪了我一眼。

 她…好凶!

 可是为什么我却从她那一瞪眼之中看到了无限的哀伤!

 若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我只是不能地伸手抱住若初,我要抱着她,死死地抱着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放!

 若初并没有挣扎,反而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就这样倚靠在我怀里。

 不过她并没有看我,而是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涂山天女:“十年前的承诺,你还记得吗?”

 涂山天女微微颔首。

 “记得。”

 她的声音很轻,与若初的咄咄人相比,形成了一个十分强烈的反差。

 “喂,外来的野狐狸,别以为你救了我们一命,就在这里耀武扬威。你要时刻谨记,眼下于你面前的是我们涂山天女!”

 “要听一个故事么?”

 若初淡淡一笑,她的声音不大,远处众人的表情来看,大家似乎都能够听清她的言语。

 “十多年前,北方仙桥乡第五道山梁里出现了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那只狐狸初来乍到就要抢我的地盘,我们打了一架,她输了。”说到这里,若初那张俏颜上很自然地出一份轻柔的笑意“按照我们那里的规矩,输者就要夹着尾巴滚出我的领地。但是看在同族的份上,我将她收留了下来,并且将我修炼的圣地借给她用。因为我察觉得出来,她受了伤,很重的伤。”

 四下变得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在静静地听着,就连那些在半分钟前突然出现的男男女女。

 他们似乎都是涂山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他们看我和若初的表情不太友善。

 而若初却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她的眼里仿佛只有眼前那涂山天女。

 “那时候开始,我们成了姐妹,并且义结金兰。只不过,说是姐妹,其实我反而成了她的贴身侍女,为了给她治病,我甚至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几百年修为也搭进去了。而就在疗伤最为关键的一刻,有一个猎人,带着一窝子耗子出现了。那领头的耗子,就是现在东北灰家老五。”

 这件事应该是秘辛,如今被若初这么公布出来,下方那些药逐渐被解除的宾客们则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若初仍旧自顾自地说着:“讽刺的是,我们两人的修为时间加起来都能做那猎人的祖宗了,但他却轻轻松松地把我们两人同时都抓了,就关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

 若初口中所说的猎人,肯定就是我爹,我爹的捕猎技巧要比我强很多,同时抓两只狐狸形态的狐仙还是很简单的。

 接下来应该是说到重点了,而这个信息内容我也不知道,我爹已经死了,眼下唯一知道这内容的,估计就只有她们两个了。

 若初用那泛着萤光的狐狸眼飘了四周众人一眼,感的樱桃嘴儿微微上翘,笑着说:“原来,灰老五之所以费尽心思进入猛兽聚集的第五道山梁,为的是给会老三家的小耗子抢媳妇。那小耗子无意间见到了传说中的涂山天女,惊为天人,思念,茶饭不思,甚至还对着她幻想…”

 “够了!”涂山天女身边的侍女冷冷一喝。

 “人家主子都未开口,你一个奴婢亮什么獠牙?”若初在小狐狸形态的时候就敢跟山大王叫嚣,更别说现在去涂山天女的侍女了。

 “这里是涂山,容不得你放肆,来人…”

 “让她说下去。”

 涂山天女声音仍旧恬淡,而且她脸色不变,似乎若初所说的只是一个路人的故事,跟她自身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她的身体已经缓缓悬浮了起来,她身下空气之中不断地浮现五彩缤纷的涟漪,看起来,她的身体正在迅速恢复。

 然就在我低头看向若初的时候,却是惊骇地发现,若初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如纸!

 “若初,别说了,我们马上去治疗吧!”

 这一次若初没有喝斥我,反而微微抬头,那精致而梦幻般的脸上出一丝让我心笙摇曳的笑容:“十三,你说,让这位高高在上的涂山天女做你媳妇怎么样?”

 “闭嘴!”

 我还未开口,四周众人的情绪一下子就被点燃了,纷纷叱喝、叫嚣。

 而那涂山天女缓缓伸出纤细的柔荑,五指微微捏了一个手诀,丰润丹微吐兰香:“默。”

 四下所有人同时发不出一个音节,顷刻间个个都成了哑巴,也包括我。

 若初又对着我娇柔一笑:“十三,你知道吗?我们认识其实已经有十来年了呢。那天晚上,你爹在得知详情之后,就偷偷进了帐篷,要将我们两人释放。不过,他当时似乎也知道,一旦把我们放了,他肯定难逃一死。所以,他要用自己的命,换我们一人一个承诺。”

 “他对我的要求比较简单,估计是嫌弃我只是山窝里一只野狐狸吧,他只是让我照顾你十年,这十年保你无病无灾。”这时候,若初特意看了四周众人一眼,略微加重语气道“而你们涂山天女的条件就比较苛刻了,他要这位传说中的涂山天女成为夏雨的子!”

 四周人们的情绪再一次被点燃,只是他们无法开口说话,而正主涂山天女却仍旧一言不发。

 “在当时,也许是为了活命,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她答应了。她说了,十年后,让夏雨来涂山找她,到时候她自会对所有人宣布这个消息。”

 涂山天女身边那个侍女显得极为激动,她拼命开口,但就是发不出一个音节来。

 然而,这个信息对我来说,也是致命的。

 我承认这位涂山天女美得让人无法拒绝,但凡只要跟她有关的一切都是完美无瑕;但是,她不是我的媳妇,若初才是!

 我也没有办法说话,只是抱着若初,不停地摇头。

 然而,我发现若初的脸色更差了,她的呼吸也开始局促起来。

 这时候若初忽然对着涂山天女怒吼:“涂山繁漪,我要你给我一个答案!快点!我时间不多了!把你当年答应夏雨他父亲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一遍!”

 原来,她的名字叫——繁漪。

 那繁繁复复、层层叠叠的涟漪,倒是与她的心真有几分相似。

 这一刻,她那巧的双足缓缓地落在了地上。

 随后,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牵过我的手,紧接着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种十分奇异的能量所包裹,不受控制地朝着天空飞了上去。

 我们两人缓缓地飞到九个金鼎的正上方,她仍旧牵着我的手,用她管用的恬淡声线,发出声明:“我,涂山繁漪,愿与夏雨结为夫,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此誓凭涂山列位先祖作证。”

 那一瞬间,正如一开始见到这涂山繁漪的时候一样,那一份源自灵魂深处的激动开始涟漪一样漾开来…

 不!不对!

 不是这样的!

 不能这样!

 我猛然挣脱开涂山繁漪的手,失去她的承托,我的身体徒然下坠!

 而就在我胡乱舞动四肢的时候,身体忽然一轻,就如同坐滑梯一样,滑过空气,落在了若初的面前。

 我连滚带爬地来到若初面前,不停地摇头,不停地摇头!

 这一刻,我哭了,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到,若初的生命力在消失!

 她身上泛起了萤光,那些荧光正在一点一点地随风飘散,那些在往日里令人幻的光芒在我眼里却是异样的刺目!

 若初那冰凉的手,轻轻地抚摸在我的脸上,她笑了。

 “十三,不哭…你从小就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哦,不哭…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对于我这种没规矩、没教养的山野狐狸来说,的确是配不上你呢…”

 不!

 “不!”我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一开口就是呐喊!

 “不要!若初,我只要你,只要你!我跟那涂山天女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你才是我的媳妇!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会东北,我们会夏家村!我白天带着你进山打猎,以后欺负你的那些黑瞎子、山大王,咱们一个个挠过来!到了晚上,我给煮好喝汤,陪你看子的八点档电视剧,陪…”

 我的嘴,被封上了。

 那酥棉而润的,是若初的

 那冰凉而柔软的,是若初的

 只是,这迟迟才来的吻,却无法吻化我心中的哀伤!

 “十三,抱我,我感觉有点冷了呢…”

 “若初!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我马上带你去见师父,带你去看最好最好的医生,你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我依言紧紧地抱着若初,可是她的身体却越来越轻,甚至没有了实感。

 “十三,其实,我也想违背誓言呢。当时本来就想现身的,但,你是我的男人呀,我要给你最好的,让你娶这世间最美的女人,让你有一个全新的家,有一个不受人欺凌的身份…”

 “我不要!我不要!若初,我只要你!”

 泪,只是不停地挂着、挂着,我的嗓子已经哑了,可是若初根本不听我的话,她自顾自地说着。

 “十三,我唱歌好听么?”

 “好听,好听!”

 “我再给你唱一首怎么样?”

 “不要,我要你以后唱给我听!”

 “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呢。”

 若初就躺在我的怀中,她整个身躯都已经被萤光所覆盖。

 那如梦如幻的声音再一起响彻耳畔,回于内心和灵魂的最深处。

 有狐绥绥,在彼沁庭。心之忧矣,之子无眠。

 有狐绥绥,在彼汐台。心之忧矣,之子无愁。

 有狐绥绥,在彼氿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惘。

 有狐绥绥,在彼沄阁。心之忧矣,之子无殇…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