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195节 如若初见


 我越过于小轩,走到杨冰面前。

 她全身都包裹着黑气,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面容,不过我也没有仔细看,与她隔着三两米的距离。

 “我这个人呢,没什么特别的优点,但答应别人的事情,我从来不会敷衍,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做。你已经等了十多年了,也不在于这几天,只要一找到那个人,我会第一时间带着他来见你。”

 杨冰没有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她的身躯缓缓后退,慢慢地没入了黑暗之中。

 我转头看向余芳等人:“我们先出去吧。”

 离开图书馆,我们就在外面的小道上缓缓走着。

 余芳转头看向我,问了一句:“你真的决定要替杨冰找那个负心的男人?”

 “嗯,杨冰现在就像是一个隐形的定时炸弹,她距离引爆已经不远了。”

 我将杨冰的情况跟身边四个人阐述之后,他们纷纷吓了一跳。

 “雨哥,这么说,我们现在是一定要找到那个渣男了?”

 我点点头,对着于小轩说:“你们都是学校的学生,可以先从学校这方面入手,想办法打听一下这四周还有没有认识杨冰,并且对杨冰比较了解的人。”

 这话才落,余芳就告诉我,学校恰好有两个老师和杨冰是同一届的。

 我只是一个保安,没有办法出面,因此调查的任务就交给余芳和她的侦探社。

 毕竟她们本身就是侦探社,调查事情的真相最为拿手。

 “啾。”

 在到女生宿舍门口的时候,若若从余芳的怀里跳到我身上。

 别过他们,在回宿舍的路上,我一直低头盯着怀里的若若。

 “啾。”

 若若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了,这才抬起茸茸的小脑袋,有些不地瞪了我一眼。

 耶呵,小丫头片片,竟然还敢瞪我。

 我当即用左手揪住她后脖子上的软,将她揪了起来。

 随后对她施行了家法。

 所谓的家法很简单,就是挠

 这个是我专门为若若准备,她的身体特别感,无论是狐狸形态,还是变成人之后,都是一个样。

 “说不说?说不说?”

 它被我挠得眼泪水都挤了出来,这才急忙开口:“啾,啾!”

 “哼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啾。”

 她说要等回宿舍之后再说。

 我现在离宿舍也没几步了,小路上偶尔还有人经过,看到我揪着小狐狸在玩耍,纷纷转头观看。

 当即加快了脚步,朝着宿舍走去。

 我宿舍在小楼的第三层,本来保安人就不多,因此第三楼看上去显得很空。很多房间不是空置着,就是存放一些杂物。不过,这样一样,这三层也就等于被我一个人占用了,这里的厕所和浴室都是如此。

 进了房间,我随手就将门反锁上,笑嘻嘻地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正得意洋洋的时候,忽觉怀里若若的身体产生一种诡异的扭曲,紧接着一股强光袭击,在我眯上眼睛的时候,就见怀里若若的身躯瞬间变大,我还未来得及反应,人就已经被扑倒了。

 “碰。”

 我应声倒地,但我并没有心思顾忌后背的疼痛,因为我惊喜地发现若若又变成了若初!

 “若初…唔!”

 这才刚叫出口,我的嘴就被她给封锁了。

 安柔软而温润的双忽然贴了上来,美妙的滋味令我一时忘却了所有。

 只是我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我的双手双脚竟然不能动弹了。

 而当若初抬起头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自己双手已经被固定在地面上,地板上的水泥竟然如同铁链一样将我的双手双脚都固定在略冰冷的地上。

 “若、若初,你这是干什么?”

 “哼哼,你刚才不是说要对我施行家法么?这就是我的家法。”

 说着若初伸出纤细而白的玉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膛上,她就如同变戏法一样,轻轻一抓,我身上就光了,所有的衣服眨眼间就被车扯到一边。

 她轻轻俯首,将丹凑到我耳边,微吐香兰:“好十三,我的家法你可要好好受着哦。”

 妈呀,这丫头是怎么了?

 话说这也太狂野了吧?

 “哎哎哎,若初,好若初,这可是地板啊,要玩咱们也到上去。”

 我的双手双脚都被固定在地面上,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哼哼,平时只有你欺负我,今天姐姐我可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让你知道,姐姐我几百年可不是白活的。”

 说着,她那纤纤素手就开始下探,并缓缓俯首而下…

 江南的夜,总带着一丝气。只是这气却是温热的,覆盖在窗户的玻璃上,使得月光无法完全渗入,只能朦朦胧胧、如同纱布一样披在地上,披在了我和若初的身上。

 蒙中,娇啼婉转,就好似有人披着月于林间低低唱,时而忧伤,时而高亢,时而飘过林间,融入那涓涓落泉之中,水潺潺…

 我的手脚早在酣战时就已经解开了,带月落退之后,我轻轻拥着若初睡在新铺的被卧里。

 虽然都说狐仙拥有魅惑终生的力量,但是在我这里,若初总显得有些不济,我这还未尽兴,她就已经在中溃败,最后似酥软地倒在我怀里。

 她…睡着了。

 像个孩子一样,静静地睡着。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没有丝毫的倦意,用手支撑着自己的头,侧身定定地看着她。

 她的面容总是百看不厌的,无论多少次,都如她的名字一样,宛若初见。

 对于我来说,似乎这辈子只要能够这样看着她,守着她,似乎就足够了。

 今天若初见余芳时候的反应,我自然不会因为晚上这一场风雨就忘了,虽然我有些时候脑子不太会转弯,但至少不傻。

 若初当时刚刚从白玉平安扣里出来,她当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余芳,因为惊讶,才会下意识地说出那句话,这很明显,若初认识余芳。

 我刚才就一直在想若初为什么会认识余芳,而且听语气和口吻,它们似乎不止认识那么简单。

 不过,我也清楚若初的子,单纯地问,她是肯定不会说的。

 而根据我的猜测,第一种可能就是,当初我在读书的时候,若初一直都在暗处跟着我,毕竟她曾经说过,自从我爹死后,她就替代我爹守护我。

 但就算认识,也不可能会说出那句话,而且,之后她的反应太奇怪了,今天更是主动出击,虽然我第一次也是她主动,但相比第一次,她更显狂野,只不过实力不济,半道上就自己瘫软了。

 想来想去,我也想不透彻,干脆也不想了,恰好这时候小丫头发出一声呓语,我轻笑着摇摇头,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盖上被子,睡了。

 清晨起来的时候,若初又变成了若若,而且又进入了沉睡。

 虽然很想再多看她一眼,不过对于我而言,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加强自身实力,早让若初完全恢复。

 而相比以前,若若身上的发显得更加鲜、光泽,就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

 的确,昨天晚上若初展示出了狐仙独有的一份狂野与火热,而且那滋味…哎?

 奇怪,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没羞没臊了?

 明明都已经过去了,竟然一大清早还在回味。

 我将若若重新放进了白玉平安扣中,下了,干净去洗把冷水脸。

 而后,我则穿上制服,去找陈海了。

 第一天上班,我发现这学校保安的日子过得相当的清闲,毕竟这不是封闭式学校,学生往来也不需要登记,而需要登记的也只有车辆而已。

 学校里有车一族,大部分都是老师,而且人数并不是很多,至于来访人员则很少,所以一个白天我都趴在传达室的桌子上打呵欠。

 到了换班时间,也恰好踩在了饭点。

 我在学校食堂打了饭菜,刚坐下来,余芳带着远角角和于小轩走了过来,分别坐在我对面和两边。

 “怎么样,查到那渣男在哪了吗?”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