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225节 玄龟送信


 刘文颖还是跟以前一样,着一身得体而不失时尚的女士套装,将一个现代知女人的丰韵和美感都恰到好处地体现了出来。

 在这里看到我,她也显得略微有些惊讶,不过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她微微一笑:“夏雨,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呢,最近怎么样?”

 我笑着抓了抓头:“还行吧,也就那样。”

 我们又闲聊了几句,这时候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则是开口了:“姐,咱们还有事呢。”

 刘文颖点点头,我为她登记之后,他们就开车进去了。

 对于会在这里见到刘文颖,我并没有太多的感慨,人生何处不相逢嘛,只是我有些诧异的是,之后余芳和袁娇娇则是带着刘文颖来到传达室,当然,她们边上也跟着刚才那个开跑车的青年。

 “芳,杨夫人,你们这是?”

 余芳还未开口,刘文颖用一种嗔怪的口吻对我说:“你喊城威杨哥,怎么到我这里就成杨夫人了?”

 我笑着抓了抓头:“那我以后喊你刘姐吧。”

 她轻轻颔首,同时对着我介绍身边的青年。青年名叫高荣彬,有趣的是,高荣彬和刘文颖是亲兄妹,而且同父同母,高荣彬随了他母亲的姓。

 对于我认识刘文颖,余芳显得有些讶异,毕竟刘文颖和她的丈夫杨城威在商界是相当有名望的人,而且他们夫俩都是东海大学的荣誉校友,他们的照片可是挂在行政楼的名人墙上。

 刘文颖是一个相当聪慧的女人,她一方面是杨城威的贤内助,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独立公司,她一眼就看出了余芳的心思,笑着跟她解释了一下我们认识的经过。

 余芳听了恍然大悟,随后则解释为什么会带着刘文颖和高荣彬来找我。

 原来,刘文颖和高荣彬的父母常年都在国外,而当年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们没有办法出国,就只能留在国内。所以就专门叫了一个亲戚照顾他们,虽然对方只是一个远房亲戚,但是相处时间久了,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们姐弟也亲切地称呼她为“小姨”

 而这位小姨在三年前就过世了,眼下马上就到清明,刘文颖这次从京城来东海,就是为了给小姨上坟。

 可是自从三天前上坟回来之后,他们姐弟俩连续三天都坐了同一个梦。梦里,他们都能够看到一个虚幻的影子,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晰,但他们都知道,那是他们的小姨。

 他们小姨一直试图想跟他们说话,只是他们两人都听不见她在说什么,而且他们在梦里也没有办法开口。

 如果只是做一天这样的梦,还能解释说是“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连续三天都这样那显然就有问题了。

 身为东大曾经的学生,刘文颖就知道侦探社的存在,因此,他们特意来找余芳他们帮忙。

 只是余芳他们显然也没有办法对这个问题给出更好的解释,所以就来找我了。

 我想了想说:“这件事不是我们外人能够明白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们跟她直接沟通。”

 “我、我们可以跟小姨沟通?”高荣彬用一种十分怪异的表情看着我“哥们,你喝多了吧?”

 不待我开口,刘文颖就对这她弟弟解释:“你呀,都不知道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为人做事不能光看表面。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么,上次家里那件事,可是多亏了夏雨呢。”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高荣彬似乎还是有些疑虑:“蛊毒和鬼曼童那都是有理有据的东西,咱就不多说了。可问题是,我跟我姐都是活人,而我小姨都已经过世三年多了,怎么沟通?难道你还会学东北萨跳大神,把亡魂请上来?”

 我笑着说:“东北萨怎么跳大神请亡魂我还真不清楚,不过既然她会在你们的梦里出现,那就表示她在间还有寿未尽,要在枉死城里待上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才能投胎。而鬼魂一旦留在枉死城,就跟我们人在社会上生活一样,需要许许多多的东西。”

 刘文颖忙开口说:“我们每年都会烧纸钱给她,这方面她应该不会短缺吧?”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根据我所得到的信息,枉死城里的亡魂想要跟生人沟通,肯定要通过鬼差走渠道和程序,用金银打点是肯定要的。所以,她应该不缺钱,但她花费这么多周折托梦给你们,那说明她所说的事情肯定很重要。”

 见我说得有理有据,高荣彬开口问:“那我们应该怎么联系她?”

 “跟枉死城亡魂联系的方法有很多,你刚才所说的跳大神也是其中一种,可惜我不是出马弟子,那些我不会。”我顿了顿,又说“不过,我这里到是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方法,而且眼下时机也刚好,就是准备起来比较麻烦。”

 一听我有办法,刘文颖姐弟急忙说:“只要能够联系到小姨,多麻烦的事情我们都能办好。”

 我点点头,从传承记忆里提取了一些信息出来,整理之后对着他们说:“今天恰好是三月初,今天晚上见不到月亮,是布置仪式的最佳时机。下班之后,我会去寻找合适的地点,而你们则要找一只野生的,年龄在70年以上的黄头庙,然后一由处子血染红的红线,红绳至少有二十米长,之后则需要一枚铜钱,钱币的话最好是汉代的‘五铢钱’和唐代的‘开元通宝’,千万不要清朝五帝钱,那破玩意儿已经烂大街了,一块钱十斤都没人要,而且司当官的基本都是元代以前的古人,对元以后的东西都不敢兴趣。”

 刘文颖与高荣彬对视一眼,有些木讷地点点头。

 我现在晚上都不用值班,因此下班吃过晚饭之后,就跟余芳他们寻找场地。

 本来我们打算是学校的图书馆,但是阮小轩却是在我们去图书馆之前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他告诉我,在北郊有一处烂尾楼,那烂尾楼里面每天晚上十一二点都会传出一个女人的哭声,吵得很多人都睡不着,也不敢睡。

 因此阮小轩主动请缨,决定替他们解决困难。

 本来烂尾楼并不是我的首选,毕竟图书馆气重,比闹鬼的烂尾楼要好多了,毕竟烂尾楼四周都是民居,远不如图书馆。

 而阮小轩则是告诉我,那幢大楼出奇得门,它之所以阑尾并不是因为开发商尥蹶子不干,而是实在没有办法动工,每次动工都会闹一点小事故,一开始开发商也没有在意,直到半年前连续在一个星期内出了四起大事故,他们才引起重视,还请了几个得道高僧和一个道士。

 结果高僧个个都光着膀子从里头逃出来,而那道士更绝,硬是将头发全部拔光,头皮破烂、血不说,更是光着身体,在大街上“遛鸟”一圈才晕倒被人抬走。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那个原本要造成商场的大楼就被迫停工了。

 阮小轩在傍晚的时候特意去看了一眼烂尾楼,阮小轩他爷爷毕竟当过赛公,再加上他从小就喜欢玄学这门道,也是有一些研究,他绕着烂尾楼的外围走了一圈之后,发现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很奇怪,气重不说,里有一个部位甚至还冒着丝丝灵气,所以他才特意打电话给我。

 传说在古代地府有一个十分特殊的职能部门,叫邮驿。

 是一个专门往返两界的部门,活人在死者的墓碑亲所烧的纸钱、物品都会通过邮驿输送到枉死城,如果亡魂寿未尽,就会收到物品和金银;同样,亡魂也可以通过他们与生人通信,表述自己在下面过得很好,以此来安抚生者的悲伤和痛苦。

 随着科学技术的大力发展,以及西方文化的强烈冲突,还有小印刷厂制滥造,现在市场上所卖的冥币单位都已经达到了“亿”以至于地府全面取缔了印刷冥币,只有手工制造的冥币才能入冥界。

 而这年头,手工冥币数量少之又少,普通老百姓也不懂,再加上他们对死者也没什么敬畏之心,大部分人都只是随随便便地到亲人墓前清扫一下,烧一点地摊买的“废纸”敷衍了事。

 说起来,今年清明我恐怕没有办法给我爹烧东西了,我爹肯定是枉死的,他的寿应该还有很长,等这件事结束,我会打电话让我娘去纸扎店买一些手工冥币和一些生活用品,当然,如果能给我爹也烧一个美女下去那就更好了。

 说远了。

 因为今天晚上时间刚好,再加上刘文颖打电话过来说东西都已经准备好,所以今天晚上我就打算在这闹鬼的烂尾楼里用玄送信。

 邮驿的速度很慢,毕竟通过他们手里的东西很多,而且政府职能部门的办事效率大家都懂得,

 所以我用玄送信。

 玄送信,是一个十分古老的与间通信的方法。它的功能就类似于现在的快递公司,速度快、效率高,而且由地府的小鬼邮差直接送达收件人手里,那一个铜钱,就是买路钱。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