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238节 祭鬼炼奴


 我走到503大门前,身后敲了敲。敲了门之后,特意往后退了两步,间隔大门约莫有一米左右,这样的距离对我来说,相对安全一点,屋内的人即便是突然出手,我也能在第一时间跳开,让杜许斌和吴景坤做出最快的反应。

 今天是星期六,503室内有人,在我敲门之后,屋内很快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谁?”

 我又上前一步,用屋内人能够听到的声线道:“你好,请问是刘先生吗,我是送快递的,您有一份快递。”

 果然,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在屋主开门的时候,我又后退了两步。

 门开了,一个身形高瘦的男子站在门口,看着双手空空的我。

 高瘦男子尚未开口,吴景坤便直接走出,亮出自己的证件:“你好,我是警司吴景坤,半个月前这幢楼附近的一个小巷里发生过一起劫杀案,我特来调查,请你配合一下。”

 吴景坤的脑子转得还不算慢,知道先转移高瘦男子的注意力。

 站在一边的我看得仔细,发现在吴景坤出现的时候,高瘦男子的眉头明显是拧在了一起,眼中戒备之无遗,而在听说是外头的劫杀案之后,高瘦男子明显口起伏,暗自松了一口气。

 杜许斌一直站在门外,没有进入屋内,看样子这是他们搭档多年的习惯,这样好做掩护。

 不过,我却是跟着吴景坤走了进去,就在吴景坤抬脚进入503室的时候,我很明显地感触到了一种诡异的波动,那种感觉就好像内心深处有某个东西被触动了一下。

 503的格局和楼下的相当接近,只不过房间的摆设和普通人家有些不同,我一眼扫过,发现单单客厅就藏着几处暗柜,而且房子里还摆放着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有的瓶罐甚至还贴着符咒。

 吴景坤扫了室内的摆设一眼,对着身前的高瘦男子道:“刘先生,没有想到你的趣味还特别的,你学过道术?”

 “闲来没事玩的,我对风水学有些兴趣,平时没事就喜欢一人摆。”高瘦男子皮笑不笑道。

 吴景坤接着问道:“对了,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吗?”

 “是的。”高瘦男子这么一说,那就表示他就是刘晓磊了。

 吴景坤这时候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对着刘晓磊问道:“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

 我看了一眼,发现照片里的人是郝蕾。

 看到郝蕾的照片,刘晓磊的眼皮当即跳了一下,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闪烁了起来。

 这时候,我发现刘晓磊的右手在动,半低着头,看上去像是在思索,其实嘴一直在碎碎念动。

 他右手捏得是手诀,而嘴里所念叨的只咒语!

 我见状,当即对着吴景坤道:“郭队,这家伙要使坏!”

 此话一出,吴景坤顿时把手伸向间,以最快的速度拔出手,对准刘晓磊:“不许动!”

 就在吴景坤拔的瞬间,刘晓磊的右手已经夹着一张符纸,那符纸在伸向吴景坤的时候,已然冒出了火光,关键时候,只听“嘭!”的一声响,一颗子弹穿透刘晓磊的手掌,同时也击中他的耳朵,最后向刘晓磊身后的一堵暗墙之中。

 “别动!”

 吴景坤阔步向前,把口顶在在刘晓磊的额头上。

 “举起手来!”杜许斌这时候也冲了进来,同样将口对准刘晓磊。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晓磊只能强忍着剧痛,慢慢举起双手,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吴景坤。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今天进来?只要再晚一天,我就成功了!”

 吴景坤紧皱着眉头,喝问道:“你说的成功指的是什么?”

 “哼,尔等凡夫俗子怎么能懂这其中玄妙。”刘晓磊显得极为不屑。

 在一旁观看的我,突然开口道:“他所说的成功应该是过了今晚,郝蕾就会变成厉鬼的事,不过我不明白,郝蕾变成厉鬼对你们有什么作用,因为她最恨的人是你们。”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刘晓磊转头死死瞪着我,用一种森森的眼神看着我:“小鬼,没想到你也是懂行之人,想来识破楼下之局的人是你吧?”

 “没错,是我。”

 刘晓磊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为何从你身上我感应到了一股玄妙的波纹?你师出何门?”

 “我?”我脑子里很自然地闪过了一个念头,笑着说“我是御门的人。”

 “御门?”从刘晓磊的表情就不难看出,他从未听过这个门派,不由眯起了双眼,对着我放了一句狠话“纵然你今将我伏法,我的师兄弟亦会完成我的志向,并且按照门规将你祭炼成鬼奴!”

 “鬼奴?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如此费尽心机就是为了将郝蕾祭炼成鬼奴!”

 “嘿嘿嘿,没错!”刘晓磊突然笑得很放肆,他把自己的额头顶着吴景坤的口,放声狂笑“祭炼早已结束,御门小鬼,即便你毁了我的身,我的灵体也能存活,亥时一到,便是我胎换骨之际!”

 狂笑中,刘晓磊突然伸出双手,在抓住吴景坤的右手之后,自己直接扣动了扳机!

 “嘭!”声一响,刘晓磊的身体跪倒在吴景坤身前,他的眉心多了一个血

 再看刘晓磊的表情,到死他的脸上都是一种癫、疯狂之意。

 “这人已经疯了。”杜许斌微微一叹,收起了武器。

 吴景坤对着杜许斌道:“时隔十二年,没有想到这个案件竟然会在我们手里破了,这次可多亏夏雨了。”

 我却没有心情笑,因为这时候,我发现刚才吴景坤所击打在墙壁上的子弹孔突然出了血水来!

 “怎么回事?”

 我叹声道:“看来里面还有暗格。”

 “唉!”吴景坤也是长生喟叹“这个人渣身上肯定不止背了一条命案。”

 案件总算是破了,对于吴景坤和杜许斌来说,他们解决了一件悬案,为郝蕾抚平的屈辱。

 之后,法医也带走了郝蕾的遗体,以及503室内的另外两具已经认不出被害者特征的遗体,不过其中有一具是女尸,估计就是当年和刘晓磊住在一起的赵旸。

 当大部分人都认为一切平息之后,我、王顺发、张莉、吴景坤和杜许斌五人都坐在了我宿舍的木头沙发上,五人当中,我的脸色尤为沉重。

 杜许斌则是一直在嘲笑我,认为我想得有些多了,在他看来,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鬼怪,一切都只是那些江湖术士胡编造的而已。

 吴景坤虽然也不相信,但是他见我脸色如此,特意打了报告,要求和杜许斌继续蹲守。

 在吴景坤看来,所谓的鬼怪之说都是人们自己臆想出来的,有的大多都是别人的恶作剧,或者是犯罪手段。

 “夏雨,我记得你说过犯人有两个,你现在是不是在担心另外一人会回来报复?”

 我却是摇摇头,并不说话,只是看着手机。

 吴景坤看了一下手表,发现已经七点多。

 王顺发对着我道:“夏雨,现在那个人渣已经死了,你说蕾蕾今晚会不会就升天解了?”

 我摇摇头,叹道:“我也不确信,只是那个人死的时候,笑容实在太诡异了,如果没有后手,他肯定不会这么做。那样细眼尖鼻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宗教狂热者。九点一到,他肯定会再次现身。”

 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静静地等待着,等待时针转动到九点。

 九点整。

 隔壁403房间内的吵杂声如期传来,首次听到这种声音的王顺发和张莉,第一时间都缩了起来;相比普通人,身为刑警的吴景坤和杜许斌相较镇定一些,杜许斌甚至站起身,准备前往403探查。

 吴景坤叫住了杜许斌:“先不要冲动,403的状况我们现在也不清楚,这件事的确有些古怪。”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