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263节 滚滚河东三十


 船开了,径自朝着外海航行。

 但是进入内舱的大门却是紧紧关闭着,并没有人前来开门。

 我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打开舱门。

 到最后,我也只能放弃,坐在一旁休息。

 程云舒他们跟我一样,开始四处寻找入口。

 我知道这是陈思怀的诡计,所以干脆什么都不去做,开始休息、冥想,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高值。

 “哎,你们看,我们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陆地和岛屿了哎。”

 程云舒等人在甲板四周找了一圈无果之后,也纷纷开始坐了下来。

 程云舒则是坐在我身边,对着我问:“哎,雨哥雨哥,你一个人背着弓箭来这里干什么呀?”

 程云舒一种都是个好奇宝宝,仿佛对四周一切新奇的事物感兴趣。她一下子就抛开身后众人,看上去很是亲昵地凑到了我身边。

 我还未回答,眼前的画布忽然自动上卷,接着一个很大的屏幕便呈现于我们面前。

 屏幕闪烁了几下,陈思怀那张跟女人一样白的脸就了出来。

 “大家好啊,大家来到死亡游轮。现在,我们游轮已经开始驶离港口,预计十分钟后就能抵达公海。这十分钟的时间对你们来说可是很宝贵的哦,你们可以找一个房间,做一些爱做的事情;如果饿了,也可以到餐厅吃最丰盛的饭菜;当然,你们如果想活得更久一点的话,我建议用这十分钟的时间检查游轮的每一个角落,嗯,虽然时间不够,但你们人也多嘛,团队合作应该没问题的。”

 说着,陈思怀突然顿了一下,他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哦,对了,我差点忘记一件最为重要的事情了。夏雨,谷总正在我的贵宾房里睡觉呢。”

 这时候,屏幕画面顿时改变。

 画面里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房间里的摆设都十分高档。在房间中央有一张圆形的大,谷觅妘衣着完好、静静地躺在上。

 只不过,她的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个侍女。左边的侍女先是从一个白色的箱子里取出一细小的针筒,并将细细的针刺入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从中汲取了蓝色的体。

 “陈思怀,你要干什么!?”

 见那侍女要往谷觅妘的左手臂里扎针,我急忙吼了出来。

 “哎呀,别那么激动嘛。这种蓝色药剂是我最先开发出来的助兴药,你可别看这小小一瓶,它在亚洲、欧洲、美洲的上层社会,可是能够卖出十万美金的高价呢。”说着,陈思怀就从屏幕里走了出来,他慢步走到谷觅妘身边。

 此时的谷觅妘睡得很安详,宛如那睡梦中的公主一般,等待王子来唤醒她。

 “很美吧?不得不说,谷总是我见过的所有商界女人里,最美的一位。像这样能干、感又美丽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想把她搂在怀里呢。刚才我的女佣告诉我,谷总还是个处-女呢,啧啧,这样的人当真是人间极品啊。”

 陈思怀转过身,对着镜头:“夏雨,你知道这蓝色体的名字吗?”

 他自问自答:“它有两个名字,对于被注的人来说,叫‘悲惨的世界’,而对于享受的人而言,它又叫‘我的朱丽叶’。一旦注了这种体,十分钟后,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就会跟朱丽叶一样,完完全全地爱上她第一眼看到的人。然后,任那个人想做什么,她都不会反抗,而且还会极力合,因为对她来说,那个人是她的一切,哪怕是让她去死,她都会毫不犹豫。”

 接着,陈思怀,又指着他右手边的侍女说:“我在这里挂了一瓶点滴,这种点滴是蓝色体目前唯一的抗体。听清楚了,这是抗体,而不是解药。现在,我让人把蓝色体注入抗体里,蓝色体和抗体不会相融,会像水和油一样分开,飘浮在顶部。”

 侍女将蓝色体注入玻璃瓶之后,那蓝色体的确是悬浮于瓶子的顶部,而那侍女就如同护士打点滴一样,用塑料管衔接好,最后将细细的针头放在谷觅妘白皙的肌肤上,那里浅蓝的血管清晰可见。

 “夏雨,记住哦,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一旦抗体打完,谷总就是我的了呢,嘿嘿嘿…”我没有说话,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左手从后背取下复合弓,右手也从箭袋里取出了两支箭矢。

 就在我睁开双眼的瞬间,两支箭矢先后上弦,对着左右两边角落的监控探头疾而去!

 “乒!乒!”

 箭矢精准地刺入监控探头,随后我运足内气,对着大屏幕低低怒吼:“陈思怀,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炼狱!”

 说着,我随手将复合弓挂在后背,一个箭步上前,迅速冲到舱门口。

 森罗眼,开!

 此时此刻,我眼眸之中的森罗咒印并没有似平常那样高速旋转,而是泛起了一种诡异的锋芒。

 接着,森罗咒印逆着时针转动起来。

 我将双手放于身前,深深了一口气,随后双手上下打了一个圆圈,在双手合拢的瞬间,暴喝一声:“游龙八卦,潜龙!”

 “嘭!”双掌轰击厚实钢铁大门的瞬间,那钢铁大门突然由中间开始凹陷了下去!

 还没完!

 那大门的凹陷过程就好似电影放慢动作一样,不断地产生变化。

 随后我收回了手,而就在我收回手的瞬间,只听连续三声轰鸣——“砰!砰!砰!”游轮的钢铁大门被我轰成了废铁,扭曲着倒飞了进去。

 “耶!门开了!”

 程云舒刚走过来,我一把揪住她的后领,直接将她往后丢了出去。

 程云舒恰好被身后的两个女同学接住,用埋怨的声音说:“雨哥,你干嘛呢?”

 我慢慢转过身,没有说话,只是用森罗眼扫了他们一眼。

 仅仅只是这一眼,众人面色惊骇,纷纷后退。

 然而,在我扫这些人的瞬间,却是发现程云舒身上竟然包裹着一股淡淡的气息。这股气息一般人自然看不出来,我平时也是一样,就算开了森罗眼,如果不特意观察,还是无法看出端倪。

 但是现在不同,为了救谷觅妘,我调息了很长一段时间,前面三天更是做了大量的训练,为了,就是让森罗眼在我目前的情况下,达到一个巅峰状态!

 在这样的状态的森罗眼注视下,我发现程云舒的外形竟然是别人幻化而成的!

 这个气息,是妖气!

 赤黄的妖气!

 而这个颜色的妖气,我只在若初的身上见过!

 这鬼丫头!她竟然幻化成程云舒!?

 到底是她变成程云舒的模样,还是说程云舒就是她?

 等等!

 云舒?

 “宠辱不惊,闲坐庭前,看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望云卷云舒。”

 这个句子,是我高中时候闲着没事,修改明朝学着洪应明的名句而成。

 她姓程,那程慕晴…

 “东麓沐西栅夏雨,左边烂晴右边慕晴。”

 卧糙!

 卧了个大糙!

 尼玛狗了!

 咳咳,原谅我不该说脏话,但没办法,控制不住啊!

 后面这一句是也是高中时候,李沐是我们班的富二代,外号情圣,脚踏七条船的存在!

 当时,我闲着没事干,上课就改着唐朝大诗人刘禹锡的《竹枝词》,把他和我都写了进去。

 而现在,程云舒是若初变的;那程慕晴是谁?

 繁漪?

 不、不对,不会是繁漪,繁漪的子不对。

 程慕晴的性格,和余芳有七成相似!

 亲娘哎!

 自古娘亲诫言无妄语啊!

 漂亮女人的话,不可信,更何况,还是三只狐狸

 “雨、雨哥,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程云舒这才后退,就如同受惊小兔子一般看着我。

 我没有戳破她的伪装,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哼哼,小丫头片子,哥被你们骗了这么久;这滚滚河东三十年,奔腾河西又七十,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

 等我解决了陈思怀这狗杂种,再来惩治这两个小娘痞子!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