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300节 我喜欢你啊


 我轻轻一叹:“可惜,她已经去世了。”

 浅水蒲山微微一顿,勉力笑道:“以后就住在我这里,好么?”

 “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做,毕竟,我的家在华夏。”

 这话一出口,老人的脸色当即落寞了下来。

 我见了,又补了一句:“不过,有时间我会过来看您的。”

 “真的?”

 “嗯。”我点点头。

 之后,浅水蒲山让管家领着众人进大厅,而是我则是替代了那个娇媚妖娆的和服女子,推着浅水蒲山同众人一道前行。

 和服女子本想跟我说几句话,但是我就不理她,眼见我连正眼都不看她一下,她的笑容越加得妩媚、令人情难自

 这样的女人就跟蛇蝎一样,危险,绝对不能过于靠近!

 这时候,她转移了目标,朝着端木妡宁走来。

 “妡宁,好久不见。”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千篠小姐。”端木妡宁淡淡地应了一句,很显然,她对眼前这个和服女子的印象并不好。

 千篠这时候看了端木妡宁身边的南宫剑一眼,对着嫣然一笑,道:“你好,我叫千篠,是妡宁的朋友,你一定是妡宁的未婚夫,南宫先生吧。”

 在听到“未婚夫”这个称呼的时候,南宫剑的眼皮很不自然地跳动了一下,他并没有回话,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恨意,别过头,不再与千篠对视。

 因为浅水蒲山身体状况并不好的缘故,我和他并没有谈太多,他很快就被仆人推下去休息了,浅水蒲山让管家来照顾我等人,同时,千篠也留了下来。

 “顾北君,浅水爷爷好久没有这么高兴,我想你应该多留几天。”千篠就坐在我对面,绝美的脸上泛着让男人很容易心猿意马的笑靥。

 这千篠越是靠近我,我就能感受到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这种气息会让我本能地感到讨厌,但奇怪的是,我却不清楚厌恶这种气息的缘由。

 对于未知的、特别是感觉会有危险的事物,我向来不会涉足。

 千篠虽然样貌出众、举止优雅,但我对她却有着本能的排斥,因此也只是敷衍了几句。

 我们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身心俱疲,因此也没有跟那千篠多说几句话,在女仆的带领下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在飞机上那几个小时,我的心一直吊着,而现在稍稍放平了之后,很自然就进入了梦乡。

 我睡得很,以至于女仆过来喊我吃饭,我都没有起,翻了身自顾自地睡觉。

 半夜里,我睡了,打着呵欠、伸了一个懒,我迷糊糊地坐起身。

 浅水蒲山是一个很传统的扶桑人,他虽然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但所住院落的装饰都十分怀旧,我所在的房间没有现代化的家具,甚至连都没有。

 我所睡的是扶桑比较传统的榻榻米,说白了就是一个草垫子,身下铺着一层柔软的垫、凉席,上面则是一张丝绸毯子,触感倒是十分舒服。

 “咕噜——”

 肚子这时候连续响了几声,我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没有吃晚饭。

 “顾北君,你醒了么?”

 是千篠的声音,我的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实在不明白这个千篠对自己这么殷勤有什么目的。

 不过人家都到门口了,总不能拒人于门外。

 我只能站起身,走到门边,伸手朝着左右推开扶桑式的移门。

 门一开,门外千篠那人的笑容便映入眼帘。

 “千篠小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千篠站在距离我不足半米的位置,她身上所散发出来芳香丝丝缕缕地渗入我的鼻息之中,使得我一瞬间有些醉。

 “顾北君,刚才听下人说,你晚饭还没吃,因此我特意给你做了一些。”

 我这才发现千篠的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提篮。

 人家既然是来送饭的,我自然不好赶她走,于是便请千篠进入房中。

 偌大的房间除了睡觉的地方,就只有一张矮桌。

 千篠跪坐在矮桌边,从提篮之中取出好几个同样精致的碗碟来,里头所盛放着的是泽鲜的饭菜。

 扶桑人的饮食大多以生冷为主,千篠所准备也是如此。

 在饮食方面,我倒是没有太多的讲究,毕竟以前在山里面打猎,什么样的食物都吃过。

 恰好这个时候,我肚子也饿了,所以很快就叉着腿坐了下来,拿起筷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不可不说的一件事就是,这样一股坐在地面上吃饭,感觉真的很奇怪,而且并不舒服,肚子有些膈应。

 好在她准备的食物很新鲜,我以前没吃过这种酸酸甜甜、清清脆脆的味道,所以吃得很香。

 千篠见我吃得这么开心,不由笑着说:“顾北君,好吃么?”

 “嗯,不错,这些食物都很美味。”

 我和千篠现在都是在用语在交流。

 千篠眯着好看的狐狸眼看着我,脸的人笑意。

 不过三分钟左右,我就把千篠所准备的所有食物都消灭干净,末了,还打着嗝道:“唔,不错,第一次吃到正宗的扶桑饭食,没想到还蛮好吃的。”

 “顾北君喜欢吃就好。”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手软,我吃之后,也不好过快下逐客令,只能和千篠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

 “对了,千篠小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全名呢?”

 听到这话,千篠不由笑着说:“顾北君,我的名字就是千篠,我没有姓。”

 我愣了愣,问道:“这任何人都有姓,为什么偏偏你没有?”

 “顾北君不知道么?”

 千篠同样没有想到我竟然不清楚她的身份,同时我也是目前为止,第一个不被她身上气息所吸引的男人。

 “知道什么?”

 千篠优雅一笑,这笑容之中还带着死死魅惑之意,只不过我依旧不受影响,只是觉得这千篠笑得过于妖媚,心中的警惕心就更高了。

 “因为我们扶桑皇室都没有姓的。”

 “扶桑皇室?”我吓了一大跳,两眼瞪得很大,神舟指着千篠诧异道“你…你是扶桑公主?”

 “对呀,难道顾北君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躲得更远!

 个熊!

 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扶桑公主,这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呃,那个…不知道公主殿下能不能解答我一个疑惑。”

 千篠颔首微笑:“顾北君的问话,我当然是知无不言了。”

 “按照道理来说,您是堂堂扶桑国的公主,对我这样已然失去双亲庇佑孤儿如此殷情,是不是有些过了?”

 没有想到我会说这样的话,而且还直接挑明,这让千篠显得有些意外。

 千篠定定地看着我,美的脸上笑容不减:“因为我喜欢顾北君你啊?”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这样的话我当然不会相信。

 “用华夏语来说,就是一见钟情。”

 我嗤笑一声,一边笑一边摇头,叹道:“尊敬的公主殿下,虽然我不清楚你真正的用意,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把这些心思用在别人身上吧。”

 “顾北君是在怀疑我的真心么?”

 千篠的演技的确不错,而且在说话的时候,会很自然地带动自身的媚意,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如果换成普通人,估计已经感动得死去活来,恨不得对她掏心挖肺了。

 不过,我并不是常人,千篠身上那令我感到厌恶的气息实在太浓了,能拥有这样气息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很有可能背地里所做的是一些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

 千篠微微一愣,立即问道:“为什么我从未听说有这样的事?”

 “对方你应该认识,就是之前和我一起来的端木妡宁。”我打了一个呵欠,现在吃喝足了,当即下了逐客令“公主殿下,你这么晚还在我房间里,传出去肯定对你的声誉会有影响。”

 既然我都已经下了逐客令,千篠也只能收拾碗筷,提着篮子转身离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千篠微微侧颜,言又止地顿了顿,不过她还是没有开口,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给我。

 把移门合拢之后,我对着飘浮在半空的凌璇笑道:“擒故纵,真不愧是扶桑公主,这演技都赶上奥斯卡影后了。当然,跟我家若初那小娘痞子比起来,还是欠缺了一些火候。”

 次清晨,我起之后便在院子里活动,这时候一个侍女走了过来,对着我说:“少爷,老爷请您一起用餐。”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