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307节 患难与真情


 既然无法下楼,就只能进入十楼的楼道。

 怪异的是,十楼的楼道竟没有一只丧尸,可是刚刚那两只丧尸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细想,这个时候我只能带着端木妡宁先到安全的地方。

 楼道里有很多房间的门都是开着的,但是我不敢进入,因为一旦进入,就很有可能会被丧尸堵在门内,而那个时候,可就完蛋了。

 每一幢楼都是有两条逃生路口的,现在只能寻找另外一个出口。

 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快,来这里!”

 我抬头看过去,发现是一个中年女人,一身工作套装,正朝着我们挥手。

 我和端木妡宁对视一眼,急忙跑了过去。

 “跟我走!”

 中年女人一见我们走过来,急忙带着我们上楼另外一个楼梯,而且直接上了十四楼,并且冲到了阳台。

 终于冲上了阳台,我和端木妡宁刚刚松了一口气,只听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响声:“碰!”

 猛然转头,大门被关闭了!

 身后大门一关,当即有六个人从两旁围了过来。

 这六人手里都拿着武器,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哟,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还钓到了大鱼!”

 说话的是一个体形魁梧的男人,他手里握着一把扶桑唐刀,朝着我正面走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

 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落入这些人所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我手里握着紧紧握着水果刀,死死盯着魁梧男子。

 “小子,奉劝你一句,最好老实点,我们只需要你包里里的食物,可不要我们动哦,不然我们可不介意用刀把你身边这位美人的衣服划开呢。”

 我当然不会相信他们仅仅只需要食物而已,当即冷哼一声:“这些食物都是我们从自己家里带出来的,凭什么给你们?”

 “臭小子,跟他废什么话,让我死他!”

 说着,旁边一个黄头发的小氓举起手中的球就朝着我砸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也不再留手,但见水果刀在手掌之中旋了一圈,将黄头发小氓砸来的球力道卸去,同时刀刃更是在他的手背上划下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直,同时也使得小氓因为剧痛而松了手,球跌落在我的脚边。

 我一边护着身后的端木妡宁,一边冷眼看着四周众人,尽量低声音道:“我劝你们还是放我们离开,就当我们没来过好了。不然,等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发生什么?能发生什么?嘿嘿嘿。”这时候,一个恻恻的声音从我后头上方传来,猛然转头,我发现天台高处站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手

 “哎,小子,我看上这个女人了,把她给我,我就让你离开。”

 持男人晃了晃手,他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肯定会推开身边的端木妡宁。

 “你说的可是真话?如果我把她给你,你真的愿意让我离开?”

 在我说出这样的话之后,端木妡宁原本就已不支的身体忽然跌坐在地上,她没去看我,因为这一刻,她已生无可恋。

 先是青梅竹马的南宫剑和亲生父亲的背叛,接着又是拥有契约婚姻的丈夫,端木妡宁只觉心中无限凄楚、痛苦、悲哀。

 正当端木妡宁心如死灰时,她忽然听到我用细微的声音在跟她说话:“配合我,抱着我的腿挣扎。”

 端木妡宁本以为是错觉,当她微微抬头的时候,对上了低头的我,两人的目光第一次正视交接。

 这一瞬间,端木妡宁所看到的,是我所出的笑脸,一张灿烂如头顶阳光般的笑脸!

 端木妡宁转了一下眼珠,突然抱住我的左脚,用扶桑语道:“亲爱的,不要丢下我,你说过要和我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

 “滚开!你这个臭女人!都这个时候了,谁还在乎以前随便说的话。”

 “亲爱的,呀妹哋!”

 旁边的人都在看我和端木妡宁的笑话,我一边骂端木妡宁,一边挥动手臂。

 “女人,以后跟着我吧,我会好好疼你的。”

 那持男子见了,当即放肆大笑,而就在他仰头大笑的空隙,我挥舞的手臂,猛地将手中的水果刀对着持男子投掷而去!

 水果刀在半空之中旋斩飞舞,最后一刀砍在了持男子扬起的颈部,其刀锋竟切入持男子颈部一半!

 持男子到死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那么窝囊的男人,竟然会如此精准地把切水果的刀砍死自己。

 眼见持男子从高处跌落下来,我阔步上前,一把从他的手里夺过手,二话不说直接朝着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魁梧男子开了一

 “碰!”

 因为后坐力,我这一打偏了,子弹擦着魁梧男子的脸颊而过,在他的耳朵上留下了一个子弹孔!

 那魁梧男子捂着自己的耳朵,急忙后退,脸都是惊恐之,他没有想到我连一个招呼都不打竟然开了!

 “你们几个,都把手里的武器扔下来。”

 被手一指,这些人都乖乖地把手中的武器扔到一边。

 “现在都聚到一起,快!老子没闲工夫跟你们蘑菇!”我握着手,上前一脚踹中那黄头发的小氓,将他踹得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喝道“用绳子把他们都绑起来!”

 很快,这几个人都被我捆了起来,这时候端木妡宁也缓缓站起身,倚靠着围栏,看着前方那冒浓烟的地方。

 “怎么样,看得清楚吗?”

 我走了过来,伸手扶住端木妡宁。

 现在的端木妡宁看上去很虚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一般。

 端木妡宁首次没有排斥我的行为,并且还下意识地靠在了我的身上,她微微摇了摇头,叹道:“看不清楚,还是被很多建筑物遮盖了。”

 我忽然看向那些被他捆在地上的人,问道:“你们知道那个冒黑烟的地方是哪吗?”

 那黄氓抬头看了一眼,笑嘻嘻地说:“我知道,那里是浅水家族的私人飞机场。”

 “什么?”我眉头一挑,当即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当然啦,我老家就在那里嘛,而且之前那里一直传出声,战况烈。”

 我的眉头已经拧在一起了,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开口继续问道:“你知道那里为什么会发生爆炸吗?”

 “之前有一架直升飞机刚刚起飞没多久,就掉了下来,所以产生爆炸咯。”

 听到这话,原本刚刚恢复一丝血的端木妡宁身体再次滑落,我急忙将她抱了起来:“喂,你没事吧?”

 “我…”

 端木妡宁的嘴又红变紫,并且有朝着黑的方向发展,与此同时,她的双瞳也开始泛红。

 那黄氓见了,急忙喊了起来:“快!快杀了她!她要变成丧尸啦!”

 “放你娘的狗!”

 我怒吼一声。

 “大哥、大哥求求你,我没有说假话,快杀了她,实在不行把她捆起来,她真的要变成丧尸了,我可是亲眼看到我妹妹变成丧尸的!”黄氓忽然发现什么,指着端木妡宁的左脚道“你看,她的左脚被丧尸抓了!”

 我低头去看,发现端木妡宁左脚的确有一个抓痕,而且这些抓痕都溃烂,看上去十分恶心。

 “你…你真的被丧尸抓了?”

 我紧紧盯着端木妡宁。

 端木妡宁凄然一笑:“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骗你了,我的确被丧尸抓了一下。”

 “不是吧?”我忽然想到什么,问道“所以南宫剑和端木卿那两个家伙就把你给放弃了?”

 端木妡宁点点头:“你也走吧,走之前把给我。”

 “开玩笑。”我沉着声音说了一句,随后把手别再带上。

 端木妡宁抬起头,面色凄楚地看着我:“陈顾北,我知道我以前对你过于刻薄,但现在我就要尸变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痛快,我不希望自己变成丧尸,我…”

 说到这里,端木妡宁的眼角已然泛起了泪光。

 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想想也是,端木妡宁正值大好年华,家境又如此优越,自身条件更是万中无一,可是现在却要死了,而且死后还会变成那恶心的丧尸,让她怎能不伤心。

 因为我和端木妡宁交流时所用的是华夏语,那黄氓等人都听不懂,不过这个时候,为了保命,他还是催促我:“大哥,麻烦你把这位美女绑起来好不好?或者,把我们放了行啊,我们保证不会回来找你麻烦。”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