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404节 与谷觅妘一样


 就如同上一次带着余芳在天空飞翔一样,我包着凯瑟琳在空中肆意飞翔,时快时慢、时高时低,偶尔略过海面,伸手去触摸海水的冰凉;又飞过山岗,嗅闻青草和野花的芳香。

 暴风雨很快就停了,我最后抱着她躺在一处有着柔软草地的山坡上,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以及前方海面上行的浮光掠影。

 沉寂了许久,凯瑟琳终于扭头直直地看着我,以一种同样平淡的语气问道:“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我哂然一笑,道:“先给我办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给我在波士顿的郊区找间房子,第二件事是给我找一个全新的身份。”

 “没问题。”

 我提的要求对凯瑟琳来说不过只是雨,凯瑟琳本来还以为我会让她帮他进道尔顿财团,或者给他一大笔钱呢。

 我见凯瑟琳出疑惑的表情,便笑着对她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你只要帮我办好你的事就行。我也不会让你像丰田昭崎那样学狗叫,对于女我还是比较尊重的,而且我也不会介入你的感情生活。你仍旧可以去寻找你所期盼的男人,跟他结婚,生孩子。”

 凯瑟琳没做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继续休假吧,我一个星期后去波士顿找你。”

 我缓身站起,随即腾空离去。

 其实我这一段时间,都在夏威夷,不可能再离开。只是一直隐身在凯瑟琳身边,偷偷地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从海难回来之后,凯瑟琳就和丰田昭崎分道扬镳了,丰田昭崎似乎将凯瑟琳看成我的女人,所以也收起了对凯瑟琳的觊觎之心。

 不过他也从凯瑟琳口中得知道我将会在波士顿暂住,所以他并没有走远,只是徘徊在凯瑟琳身边,希望能早见到我。

 看得出来,丰田昭崎也是一个极有野心的男人,他渴望得到更为庞大的权势,也隐隐将我看待成了上位的凭借。

 凯瑟琳在夏威夷待了四五天便动身回在波士顿的家。回到家后,凯瑟琳就动用自己的私人力量为我办了一个全新的身份证,我新身份是一个美籍华人的儿子,这个人多年前来到华夏淘金,但全家十多年前在一场龙卷风中丧失。

 正如许多华夏人所说的一样,在美利坚只要你用钱,办什么都可以,凯瑟琳十分轻易地在波士顿郊区给我买了一间豪宅。

 我的家距离凯瑟琳的第五套房子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凯瑟琳回到公司之后,如平时一样上班下班,给她送花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得多,她也一如既往地跟这些人约会、吃饭。但仍旧是一副公事公办,冷冷淡淡的姿态。

 同时,也跟往常一样将一些电影明星带入自己的家里,不过有一点值得媒体关注的是,她带回去的都是女明星,或者商界女富豪,一时之间那早些年就被人谈及,关于凯瑟琳是同恋的消息,再一次被炒热了起来。

 对此凯瑟琳却没有丝毫掩饰,她显得十分坦然,而且对着媒体表示自己十分赞成同恋结婚。同时,也有很多“眼尖”的媒体报道说明凯瑟琳这么做只是为了避免男扰,她根本就不是同恋。

 外面媒体吵得翻天,凯瑟琳却是驾驶一辆蓝色保时捷只身前往位于波士顿郊区的一间豪宅。

 凯瑟琳开得很快,她将车开入一个宁静的区域内,这个区域房子很少,而且每间房子都有上千平方米的规模,居住在这里的都是富豪之。房子的主人都在世界各地做生意,这里只是他们的一个安静的休息所,他们只有在寻求清静,或者与家人团聚的时候会回来——这也是凯瑟琳选择这里的主要原因。

 蓝色保时捷停在一间豪宅的花园里,这间宅子像是刚刚装修过一般,显得华贵而新颖,最特别的是在大门的右边居然种着一棵树,一棵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的梧桐树。

 门没锁,凯瑟琳轻推而进。

 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的是美利坚老掉牙的动画片《猫和老鼠》。

 我背对着凯瑟琳,没有转头,而是以一种懒洋洋的语气说:“你还真是及时啊。”

 “这是你的身份证,你的名字并没有变,你依然是余夏。”

 “嗯。”我从她的手里接过身份,随后一丢,在脖子间轻轻一晃,身份证就不见了。

 “别站着,过来坐吧,怎么说你也是房子的半个主人。”

 凯瑟琳依言走近我,不过她并没有坐到我旁边,而是直接坐在我的大腿上。

 “哎,你把我的视线挡住了。”我单手将凯瑟琳推开,仿佛挥开粉尘一样,她径自被我拨到一边的沙发上,随后一脸幽怨地看着我。

 “别用那么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你是你,我是我,我们现在只是合作关系而已。”

 说到这里,我特意拍着大腿笑道:“哈,这只猫可真是傻,它以为凭自己手里这块酪就能引老鼠,结果被老鼠狠狠耍了一记,真是笨啊。”

 我一语双关,凯瑟琳并不是傻子,她自然听懂了其中含义。

 然而她并没有因此而屈服,或者感到卑微,而是仰头直直盯着我,可惜的是我仿佛根本就不把凯瑟琳当一回事,自顾自地看电视。

 说实在的,单单这一点凯瑟琳就和谷觅妘就超级像!我记得谷觅妘之前看我的时候,就是这个眼神,使得我每一次都不敢跟她对视。

 难道说女强人都是这样的?

 我不免有些怀疑了。

 电视节目放完了,我缓缓地站起身,以居高临下的态势对凯瑟琳说:“我跟你之间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你只是我的一个工具而已。我这个人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睡觉睁着眼,咳咳,抱歉,口误。总之,我很凶、很恶,你最好离我远点。以后没有事就不要来找我,我有事自然会去找你,以后只要每隔三个星期来一次就可以了。同时你也帮我转告一下那头扶桑狗,我暂时还用不到他,等我用到他的时候,我会去找他。”

 我转身上楼去了,通过我手心所展示出来的圆光术,我发现凯瑟琳则是以一种复杂莫名的眼神看着我的背影。

 看来,整个女人因为强烈的好奇心,而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继而不断地将感情投入进来。

 如果时间久了,她很容易就会爱上我。

 话说,这一点也有些头疼呢,现在的我自身难保,实在不适合再谈情说爱。

 凯瑟琳带着一丝失落和疑惑离开了,她走的时候我则是站在窗台看着窗外的景。等蓝色保时捷消失在我的眼里时,我对着下沉的夕阳笑着说:“今天将会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明月当空,我一人静静地站在自家房子的顶端,抬头仰望着头顶皓洁的月亮:“都是美利坚的月亮比华夏圆,可为什么我觉得一切都是一样的。波士顿和东海差12个小时,现在那边应该是还是早上吧。今天是休息,不知道若初那傻丫头在哪里,在干什么;还有余芳和繁漪…”

 晚上天空万里无云,我静站在月下,收着月光。

 僵尸修炼,基本都是找一个聚之地,然后一般气,一边在月圆之夜出现收月光。

 以前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样,但是自从吃下丹之后,我的身体也在隐隐地发生改变,现在已经能够感应到月光中那纯之气。

 这时候天边突然雷声大作,之后几道雷电从天落下。雷电都是落在遥远的地方,而雷电所落的地方这时候传来了一种奇异的能量动

 晚上天空连一朵云都没有,哪来的雷电?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腾空而起,朝遥远的前方疾速飞去。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