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490节 你愿意永远都


 当我拿着七百六十万个金币的帝国通用金票坐在自家的马车上时,我的脸上非但没有出任何的喜悦之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沉肃穆的神色。虽然说,我这一行获得了极大的收益,但是我也预见到了自己今后所要走的道路的艰辛与坎坷。

 从今晚我的观察来看,堂的南冥国贵族,没有一人是忠于王室的,对他们而言王室的存在只是一种摆设,在他们的领地当中,他们就是国王,甚至是皇帝!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能再任何约束。而且,更让我憎恨的是,那些贵族似乎还形成了几个联盟,每个联盟有各自的领袖,各个领袖之间时常往来,将王室的命令当成一堆废纸。

 “可恶!”我一拳重重地击在车厢壁上,顿时车厢壁破了一个拳,而四周的木头竟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焦黑,甚至有一块木板上还燃起了一朵小火苗。我这一拳之中,竟然蕴含着一股九真气!

 坐在我对面的吕玲绮被我这一拳吸引住了,这一拳看上去威力极大,但是她却感觉不到空气中的丝毫元素能量波动,可见我所修炼的功法之高深。

 我这时候看到了吕玲绮脸上那一直变幻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炙热,到现在慢慢转为落寞,我仿佛看穿了她的内心。将心中所有的愤怒都卸去,我换上了一个轻松的心情,因为不管前面的道路有多艰难,我一定能够坚持走下去,而且越走越平坦,直到路上没有半点沙石和坑洼。

 看着吕玲绮,我脸上出了一丝笑意:“在想什么?”

 吕玲绮别过脸,不去看我。她知道自己无法直面我,因为我每次都能看穿她的内心,这一点估计让她很不舒服。

 “嗯,反正闲着无聊,就让我猜猜吧。你刚才一定是在想,为什么我一拳能打破车厢,而且还带着火属的真气,是与不是?”

 吕玲绮还是没有回答,我依旧自问自答:“你不说就算你默认了。其实呢,这是我所练的功法造成的,我所练的功法叫《九神功》,既然名为‘九’那肯定是至刚至的,而且我才刚刚练起,一旦大乘之,天下间怕是无人能与我匹敌,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啊?”

 吕玲绮没有回答,却是冷哼一声,对我的自表示不屑。

 “啧啧,女孩子一定要诚实,心表不一的话会找来别人讨厌的哦。”

 我这说话的语气和神态惹得吕玲绮很厌烦,她站起身,准备走出车厢。然而,在她距离车帘不到一步之遥的时候,我的一句话让她的身体突然一颤,震惊之一表无遗——“如果你真想学,那我就教你好了。”

 吕玲绮没有回头,但是身体却是定格在那里,她在等我的下一句。

 然而,我却没有提出任何的条件,而是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态道:“难道你没有兴趣吗?好吧,真是可惜呢,我本来真想教你的。既然这样,那就算了。”

 “等一下!”这是吕玲绮这一次主动对我开口,只见她猛然转身,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你真的愿意教我?”

 “耶,没想到你说话这么流利,我见你平时惜字如金,还以为你是个小结巴呢。”我这时候又转移话题了。

 吕玲绮被我气得牙

 我朗声大笑,就是喜欢看吕玲绮生气的样子,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她。

 见玩笑的效果已经达到,我摆了摆手,笑着说:“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我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向来说到做到,既然刚才答应教你,就一定会教你。只是事先我得先知道你是否适合练‘九神功’,因为‘九神功’对人体的要求极为严格,一般女的身体属,是极难练成‘九神功’的。”

 吕玲绮沉默片刻,随后开口道:“我的五行属火,自幼便修炼家传绝学‘天地极功’,属上应该可以。”吕玲绮说话的语态依旧冰冷,不过这一次她的语态比原先柔和了许多,没有以前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嗯,既然如此,那明中午咱们就在练武场尝试,若是真的可行,我定会倾囊相授。”

 吕玲绮抿了抿那吹弹可破感丹,有些迟疑道:“你…为何,要对我如此好?”

 说完,吕玲绮别过头,不去看我,她怕被我嘲笑。

 我没有回答,只是轻笑一声。

 “是因为…因为…”吕玲绮紧咬着下,硬是说不出心中的那个疑问。

 “因为什么?”我呵呵一笑“其实也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复杂,我的目的很简单,就因为你是我的贴身护卫而已。”

 吕玲绮听完身形一顿,随后转过身,神态落寞无比,低声呢喃:“原来,如此啊。”

 然而,这个时候我却是快步上前,从吕玲绮的身后将她轻轻抱住,并将双手收拢在吕玲绮那平滑的小腹处。吕玲绮只觉全身一烫,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触席卷全身,那种酥酥麻麻的强烈感觉瞬间麻痹了她的所有反神经,致使她一时做不出任何反应动作了。

 而我这时候却没有“进取”的意思,只是轻拥着吕玲绮,在她的精致秀气的月耳旁旎声道:“我早先不就说过了么,你是我的人,贴身护卫也是至亲的人哦。我可以坑害天下人,绝不会让我的人受到半丁点的委屈。对我来说,我的东西就是你们的东西,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今后你要是觉得孤独时,心里一定要告诉自己,无论在哪里,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有一个人在你身边。”

 “在你感到悲伤痛苦的时候,告诉我,我会让你瞬间快乐幸福起来;在你觉得孤独冰冷的时候,告诉我,我会让你感受到充实和温暖。小玲,你愿意永远都守护在我的身边吗?”

 我的声音很软、很暖,淡淡的,如拂面春风一般惑着吕玲绮的内心。

 吕玲绮转过头,看向我。而这时候,我也将嘴凑了上来。

 这一瞬间,双毫无间隙地封合在一起。

 这是吕玲绮的初吻,我能够感受到她整个身心都在颤抖。

 在双贴上的瞬间,那种软软糯糯的,仿佛身体要糖一般弱化的感觉席卷全身,渗入每一个神经细胞。

 吕玲绮突然愣住了,大概愣了三秒钟。

 其实我原本是没打算吻吕玲绮的,但是眼看着吕玲绮那人无比的丹,我条件反地做出了每一个男人都会做的动作。

 “碰!”

 “哎呀!”

 车厢内突然发出一声轰响,然后整个车厢都颤动了一下随后一个人影从车厢内狂奔而出,其速度之快,已经远远超出了常人。

 逃出车厢的人自然是吕玲绮,吕玲绮在反应过来之后,直接一掌将我拍飞,撞在了车厢壁上。

 我看上去虽然十分狼狈,其实吕玲绮并没有对我下重手,她只是本能地推开我,然而羞涩万分的她直接冲出了车厢,一头扎进空气之中,让身体毫无目的地狂奔。在其高速奔跑之下,面前所阻拦的所有树木都被吕玲绮直接撞断,而吕玲绮奔跑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延缓。

 眨眼间,吕玲绮就消失在车发的视线之中。当我膛走出车厢的时候,忠诚的马车夫急忙向我禀报:“少爷,刚才那位小姐恐怕凶多吉少啊。”

 我听罢全身一震,旋即问道:“为何这么说?”

 “那位小姐所去的方向应该是火狼谷,那里居住着成千上万头火狼。火狼一般不会轻易出谷,但是极其仇视闯入者,那位小姐有危险了。”

 “该死,你怎么不早说!”我怒喝一声,随后展开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吕玲绮所去的方向狂追。

 “少爷,你不要去啊!”马车夫脸焦急,奈何他不会任何武技,左右也跟不上我的步伐,只能急忙驾车赶回南冥城,找大总管夏忠。

 吕玲绮的奔跑速度在似乎慢了下来,我在看见她之后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在后头慢慢跟着。

 不多时,她停了下来。

 从外观上看,这应该是山谷的谷口。此时,我发现吕玲绮的四周慢慢地围上了一群有着红发发的魔狼,这红色魔狼的外形比一般的野狼要大一些,而且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炙热的气息。

 她身体微微一动,立即牵引了所有的红色魔狼。距离吕玲绮近的红色魔狼直接对她发动了攻击。那红色魔狼并未直接扑咬过来,而是对着吕玲绮张开血盆大口,一个个宛如脸盆大小的火球而出。

 吕玲绮见状脸色大变,她的身体虽然有着极强的物理免疫力和元素抗,但是面对如此至多的火球,任谁也无法直面抵挡。一开始吕玲绮还抱着横冲直撞摆魔狼群的想法,但是现在眼见是不行了。

 吕玲绮狼狈地躲过第一波红色魔狼的魔法攻击,奔跑速度也因此减缓了许多,致使更多的红色魔狼追了上来,将她团团围住。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