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519节 弯曲中指和大


 “是!”吕岱的办事效率一直都是极高的,我自觉得他们刚出去没多久,就看到吕岱已经提着半身赤、一身肥膘的陈旻,余外,后面有两名暗夜护卫肩膀上也扛着两名用被褥捆成卷般的女子。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陈旻这货估计是在双飞时被吕岱给逮个正着。陈旻的嘴巴早已被某女的肚兜给堵了起来,在还没进门的时候,他还在挣扎,但是进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竟然两眼一白,直接就晕了过去。我见了不由怪异一笑,对着吕岱道:“吕岱,你知道么,刚才你们去抓这头肥猪的时候,我就在琢磨一个全新的酷刑,嘿嘿嘿,看到肥猪的瞬间,我灵感一来就想到了。你猜猜是什么?”

 吕岱摇了摇头,定声道:“属下不知。”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知道吕岱这个人有时候脾气跟高顺一样臭,如果是凌统的话,我和他可就有更多的话题了。

 摆了摆手,我让吕岱将陈旻扔到地上,随后叫来那名通风的家丁:“小子,你叫什么?”

 “禀告将军,小人叫陈二狗。”

 “好名字!”

 “将军过奖了。”陈二狗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我说二狗啊,本将军刚刚发明了一个极有创意的酷刑,你要不要试试?”

 “将军呐,小人可是一心向着您啊!”陈二狗再度差点吓,脸色原本有微红当即变得铁青,然后是惨白。

 “哦,口误,口误。我是说,让来执行这个酷刑,对象就是这头肥猪。”我指向昏的陈旻,这个时候若是有眼尖的人,不难发现陈旻的眼睫微微跳动了一下。

 一听是执行者,陈二狗当即抡了抡袖口,信誓旦旦道:“将军放心,小人打小就吃狗筋扒皮的活儿可没少干。”

 我怪笑一声,道:“那好,本将军就教你怎么做。呐,现在你去把肥猪的裆解开,然后用你的中指和大拇指,给我狠狠地弹他的命!”

 此语一出,当即语惊四座,包括吕岱在内,就连那两名原本表情凄凄惨惨的卷女子也是用一种看待魔神般的眼神看我。“唔——唔——”陈旻听完很自觉地扭动起他那肥硕的躯体,表情要多惊恐就有多惊恐。

 “将军,要不要松开他的嘴?”一名暗夜护卫问道。

 “不用,我刚刚费尽心思才想出真好的点子,不去尝试实在是太可惜了,若是效果好,回到南冥城后,我一定让禀明王后,把这个酷刑加到常用刑法当中,嗯,就叫它咏叹调吧。”

 “唔!唔!”陈旻躯体扭动地更快了。

 “二狗,还愣着干什么,你若是办得好,这两个女人就赏给你了。”

 “是,多谢将军!”陈二狗得到我的答复,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这两个女人可是那个看上去极为高贵的吴人送给陈旻的舞姬,那小脸,那身段,绝对是一水准啊。

 陈二狗揣着激动的心情,带着一丝紧张,小心翼翼地走道陈旻面前,对着陈旻拜了拜,小声说:“主子,对不住了。”

 说完,陈二狗不去理会陈旻的拼命扭动,硬是扯下了陈旻的衩,一个短小的东西很自然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噗!”我身后一名士兵很自然就笑了起来。不单是他,所有在座男同志脸上都带着一丝充自信的笑容。

 陈二狗面色紧张地伸出右手,弯曲大拇指,扣住中指,然后蓄力一弹——

 “唔——呜!”

 陈旻的双眼瞪得贼大,整张脸都因为前所未有的疼痛而变得扭曲起来。

 在连续曲弹十几下之后,陈旻已经痛得曲成虾状,那张肥硕的脸也因为极度痛苦而被变得惨白如纸。在吃到苦头之后的陈旻一遍面恳求之看向我,一边拼命挣扎,似乎有话要跟我说。我眼见效果也差不多了,不由得点点头,让陈二狗将堵在陈旻嘴里的肚兜给取了下来。

 “夏雨,夏雨!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看在你娘的份上,你就绕了我吧!”

 “多说废话只会让你死得更快,说一些实际点的,你跟孙权到底做了什么易?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说不定还有活路的机会。”

 我冷冷地看着陈旻,就不在乎所谓的亲属关系。

 但我也知道,永远都不要轻视小人,往往世界的大局都是这些小人无意之中决定的。

 陈旻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我凌了,两次之后他也明白了,今的我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傻小子。如今的我行事狠辣,不讲任何亲属关系,只要违反我利益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陈旻估计已经被陈二狗的咏弹调给弹怕了,急忙开口:“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不杀我。”

 “别跟我讨价还价。”我狠狠地瞪着陈旻。

 陈旻缩了缩脖子,轻声道:“孙权已经调兵两万人走水路南下,估计再过五天就能抵达琅城。他跟我说,如果我以国舅的身份供认,说…说大王不是太上王亲生,乃是太后与别人所生的野、野种…”

 陈旻这个时候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他感觉到周边所有人都用一种仿佛要杀人的目光看着他。陈旻知道,这些人可都是我的亲兵,对我忠诚无比,他可再不敢说下去了,否则恐怕很有可能会被这些人给碎尸。

 “好!好得很呐!”我缓缓站起身“从这两名舞姬可以看出,你似乎已经跟孙权达成易了。”

 “不,不!我没,没有…”陈旻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吕岱手中的刀已经捅穿了陈旻的膛。

 “呸!”陈二狗对着已死的陈旻呸了一声“平里就作恶多端,害人无数,老天有眼,你早该就有这个下场了!”

 “陈二狗。”我这时候已经走道了门口。

 “小人在。”陈二狗急忙应了一声。

 “带着这两个小美人老老实实地找个地方躲着,天亮之前哪都不要去。”我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是,是,小人遵命。”陈二狗看向那两个卷美人,笑得脸上都开了花。

 走出小屋,我问身边的吕岱:“距离总攻还有多久?”

 “应该还有一个时辰。”

 “可是,我已经等不及了。你即刻让人去联系四部人马,一刻钟之后,全力对城内贵族宅院进行烧杀!尽量把全城的火都点燃,让那些贵族的兵们都疲于奔命!你部全员随我抢攻北门!”此时此刻,我的眼中所迸出来的,是浓浓的战意和滔天的怒火。孙权的举措已经完全捅破了我的底线,我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将孙权碎尸的冲动。

 “是!”虽然吕岱知道北门有将近八千名守卫,但是他还是毅然领命,因为他看出了我内心那滔天的火焰,他知道此时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

 一刻钟之后,整个琅城瞬间了起来。

 “走水了,走水了!”

 “有贼人在放火!”

 “阁楼着火了,少爷和刚买的舞姬还在里面!”

 …

 一时之间,原本寂静的琅城就如同沸水一般,瞬间沸腾了起来。而作为策划人,我则是率领一千多人,悄悄地摸近了北门。在我抵达的时候,北门也发生了十分烈的争吵,原来手守城的两名将领分别属于不同的单位,一个是陈就的部下,而另一个则附属于琅城一名大贵族。因为那名大贵族所在的宅院和店面都着火,害怕自家性命也被波及的大贵族就命令该将领带领士兵撤回主宅。而陈就的将就自然不肯放他离去,以城外有兵围城为由。

 “老子才不管什么王军不王军的,老子只听张伯爵的号令!姓陈的,你要是再不走开,当心老子捅死你!”附属大贵族的将军身型魁梧,五大十的,他身后的士兵个个衣着铠甲,手握兵刃,看上去他们的装备比陈就的部下要好许多。

 “你敢!”陈就的部下明显有些厉内荏,这些人平里可是没少杀人。

 “你上来试试,看看老子敢不敢!”

 正当两名将领在烈争吵时,我笑着对身边的吕岱道:“你的箭法怎么样?”

 吕岱摇了摇头,道:“很一般,不过末将有一人可推荐。”

 “哦?快叫他过来。”

 “是。”吕岱转身,对身后的士兵轻声说了几句。不多时,一个年纪大概在十五六岁的小青年走了过来。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