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狐为祸 下章
第541节 纵然战死,也


 而这个时候,我的余光看到有一名海贼朝着我的商船指了指,那甘宁在听了手下的几句之后,点点头。倏然,我发现甘宁的身影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了,身体猛然一震,却发现何时一个高大的男子已然站在我的身前。

 “甘宁!”我下意识地叫了出来。

 “小子,居然还知道本大王的名字,有趣!”甘宁双手抱,面微笑地看着我。

 “锦帆海贼,谁人不知啊?”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朝着甘宁拱了拱手,笑着说“在下夏雨,乃是天堂谷的商人。”

 “你的大名我也是久仰多时了,天堂谷,好一个天堂谷啊。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几乎把整个南冥国的生意都抢了过来。你们造的天堂纸我可是买了很多,不过,那个天蚕纸确实千金难得一张。对了,我们做一个易如何?”甘宁笑眯眯地看着我,被甘宁如此盯着,我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

 以我目前的实力,除了答应还是答应,不过我可不会表现出任何的负面情绪,这个时候我是一个商人,一个正直的商人。嗯,没错,哥很正直。

 我笑着点点头:“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你要易什么呢?”

 “我听手下说,你们似乎是要前往水精灵部落贩卖某些药材?”

 “没错,我是受到了天堂谷大德鲁伊的委托,前往水精灵居住地贩卖一些药材,其实所谓的贩卖也只是明义上的,事迹上我们是想寻求水精灵的帮助。”

 “哦?这样说来,那我们的易是一定能够达成的了。”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道。

 “恐怕你们那位大德鲁伊对水精灵了解得并不深,水精灵和高等精灵一样都是自然女神的子女,但是和高等精灵不同,他们是非常排外的,特别是你们人类。所以,如果没有我的引荐,你们绝对无法进入水精灵部落,更别提所谓的帮助了。”

 甘宁笑得十分得意,他的表情让我看了有些不舒服,那是一种仿佛任何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不过,由此可见,甘宁并不是一个城府过深的人,毕竟不是每个大人物都会把自己的喜怒表现于脸面之上。

 “甘船长似乎也是人类吧?”我反问了一句。

 “不,不,你错了。我并不是纯粹的人类,我是半精灵。我的父亲是水精灵,而我的母亲则是人类。说起来,我也有一半你们南冥国的血统,因为我的母亲曾经是琅郡郡守的女儿。”说到这里,甘宁看向我的神色之中出了一丝赞赏,随后甘宁突然来了怎么一句“我得谢谢你。”

 我显得有些错愕:“这是为何?”

 “听说,你和凌统那小子把南冥国南方三郡的所有陈氏贵族都赶尽杀绝了?”

 “嗯,这些社会的残渣老早就该清理了!”这一点我没有否认,也不会否认,毕竟这是谁都知道的事。

 “说得好!那些姓陈的渣滓早该清洗了!”说到这里,甘宁竟有感而发,对着我深深鞠躬。我被甘宁这喜怒无常,行事单凭一时之心情的率直性格给懵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刚刚还说要跟我易呢,说着、说着就对我鞠躬了。

 “甘船长,你这是何意?”我后退一步,可不敢安然接受甘宁这一鞠躬。

 “我是在为我死去的娘亲向你道谢,谢谢你替我完成了我年幼时最大的一个心愿!”甘宁再度对我鞠躬,这一次我没有躲,我知道如果再躲那就是他不懂事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心过往,看似风光无限、霸气冲天的甘宁也不例外。从他的话语中,我多少能够体会到甘宁年幼时候所承受的辛酸苦辣。

 没有一个人的行程会一帆风顺,往往真正的强者都是从风雨中成长起来的。

 “你不用太客气,毕竟我只是在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

 甘宁直身看这我,此时此刻,我发现甘宁给我的感觉变了一些,他不像刚才那般霸气侧漏,全身隐隐散发着一丝威慑之力;现在的甘宁更像是一个年纪比我稍长,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的兄长。

 “刚才的易取消了。”甘宁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我有一种崩溃的感觉,这丫的行事风格也太诡异了,这变脸的速度简直比女人的脸还要快啊。

 “不用担心,我所说的是,你很对我胃口,所以…”

 “雅蠛蝶!我可不好那口!”我装出一副柔弱且防备的姿态。

 “我不是那个意思!”甘宁也被我给狠狠地恶心了一把“我是说,咱们不用进行那什么狗易了,你小子早说你是夏雨不就好了吗,我还不至于说那么多废话!好了,你不用担心,只要我甘宁还活着,进水精灵部落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不过,说服他们帮助你的事情我可干不了,这要完全靠你自己了。”

 “大恩不言谢!后有用得着我我的地方,请一定开口!”

 “不用后了,现在就要你帮忙。”甘宁笑得很开心,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娘的,说来说去,还不是一样!

 “请说!”我脸色一正,知道甘宁要说正事了,这事情很有可能跟现在的情形有关。

 “我想你这一次一定有带一些帮手来吧?”甘宁朝四周看了看,缓缓闭上双眼,几秒之后他脸上出了一丝笑容“很好,有一个大将军境界的高手,还有一个将军级别的,余外还有二十名副将,啧啧,真是大手笔啊,我整艘船的战斗力加起来都没有你这么强。”

 “甘船长客气,在你这样王境界的强者面前,我的人不过都是小虾米而已。”

 “呵,也许在南冥国王级高手能够横着走,但是在这被海族统治的海域上,我们才是真正的虾米,哪怕是皇级的强者来了又怎么样,还是被只有被他们下菜喂鱼的份!”甘宁的目光放向四周,沉声道“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们两艘船已经被海族的士兵们包围了。事情的起因是由于海族的大皇孙周晖,那个鬼也不知道是听了哪个王八羔子的谗言,认定水精灵部落有一个绝世美女,所以火急火燎地带着士兵前来要人。”

 “既然人家是海族的大皇孙,身份尊贵,你们随便挑一个水精灵美女给他不就得了。”我是见过精灵的,精灵族的确盛产美女啊。

 “你有种再说一遍!?”甘宁怒了,我顿觉一股威压如同千钧直而下,得他差点不过气来。

 “不,不说了!”我急忙纠错,甘宁撤了威压,摆出了一张臭脸。

 “我告诉你,每一个水精灵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换成是你,你难道会把自己的姐姐或者妹妹送给那样的人渣?”

 “如果是我,我会在第一时间把那个叫周晖的小子阉了。”我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哈哈哈…”甘宁听罢朗声长笑,他这一笑,立即引来了海贼船上海贼们的关注,同时远处的海族士兵们则是朝四周稍稍撤退了几米,很显然他们对甘宁还是十分顾忌的。

 “牛人啊。”我在心中暗叹。

 “不过,幸好。这次,周晖那小子并没有带太多的皇家侍卫出来,嘿嘿,否则咱们都得玩完!”甘宁直直地盯着我“我的要求并不高,等一下我的人会尽数出战,而你们的人则是在我的船上守护我的妹妹,怎么样?”

 “赣!”

 “啊?”甘宁没听懂我的意思。

 “就是好的、妥妥的、没问题的意思。”

 “好,那就赣!”甘宁朗声一笑“你等我的信号!”话音刚落,甘宁人就消失了。眨眼间,他就已出现在海贼船的船舷上。

 甘宁的嗓门很大,他刚才和我的对话,在船舱中的步练师等人都听到了。甘宁离开之后,步练师诸人尽数都上了甲板。

 “管承,你去把两为舵手都叫上来,咱们的商船就不用了!”

 “是!”看到着管承下了甲板,步练师有些担忧道:“这其中不会有诈吧?”

 “概率极低,甘宁不是那种会耍阴谋的人,这一点你看凌统的表情就知道了。”我这么一说,步练师看向凌统,却是从凌统的脸上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疑窦,此时的凌统显得十分平静,就好像甘宁只是一个他素不相识的人而已。

 “凌统,如果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心境下去,夏忠的位置很快就会被你所取代!”我看着凌统,语重心长地说。

 “哥,我会努力的,为了南冥的未来!”

 “嗯!”我和步练师对视一眼,笑了。

 “杀!”伴随着甘宁的一声怒吼,我发现海贼船上跃下了至少两百多号人,这些人当中有大部分是人类,他们跟我换了船,开着商船朝着海族士兵冲撞而去!

 而余下的,有些则是海族,他们的体形或是庞大,或是较小,总之从外观看上去没有一个是善茬,个个举着兵器,怪叫着扑入水中,如同鱼雷一般向海族的士兵。

 不远处打杀声震天,而海贼船上甘宁则是提着一口水蓝色的大刀,定定地看着我们。

 “甘船长,你放心,我们纵然是战死,也会守护你的妹妹!”我拍着膛向甘宁保证。

 “多谢!”

 “吼!”这时候,一个仿佛能够撼动天地的怒吼声从海面下传出,那吼声竟然致使整个海面发生了剧烈的颤抖,甚至原本平静的海面如同沸水一般沸腾翻滚起来。

 原本正在厮杀的海贼和海族士兵们都停止了动作,纷纷朝着一个方向看去。而甘宁脸上带着一丝凝重之,他直接转身朝向正东方。我随着甘宁的视线,发现海贼船正东方的海域显得异常的平静。慢慢地,海平面出现了大面积的凸起,一个巨大的怪兽头颅浮出水面。

 “天呐!是海魔兽!”管承第一个叫了出来。也许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叫不出这个怪物的名字,但是它却是管承一辈子的梦魇!

 “小子,你确定它是海魔兽?”甘宁在听到管承叫出“海魔兽”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倏然变了,他瞠目盯着管承,似乎想极力确认。
 
上章 养狐为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