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俗人重生记 下章
第630节 排挡一条街(


 去人家里做客吃饭,可不料却赶上了熊孩子造反,这顿饭自然也就吃的有些别扭了

 刚被提拔的刘长和即便是贵为邗州市的副市长,可也拿苏益娴这个老婆没辙,更何况这事儿还牵涉到家里的独女刘卉,因此当苏益娴抹起眼泪、他也就只能竖起双手投降了。

 爱女心切的苏益娴实际上也是个通情达理的,在得了刘长和承诺会尽快搬进市政府大院、找个一楼住之后,就红肿着双眼收拾了桌子给付正义泡了杯茶,让付正义有机会打听些情况。

 刚刚走马上任的尹国强、尹书记,是个务实且勤勉的干部,履任后不是直接就将前任的施政计划一股脑的推翻,而是广征意见、希望能找出邗州经济发展缓慢的症结,以便让邗州经济能够尽快、尽早的步入快车道。

 不迷信外资、更不愿意牺牲国有资产去换取外商合资的可能,对高科技企业相当重视且愿意进行扶持和政策倾斜,单凭这几点付正义就比较满意,也就觉得可以将互联网公司总部设在邗州。

 因为女儿刘卉的不省心,刘长和自斟自饮干掉了两个口杯,竟是借着酒劲一把拽住付正义感慨自己根本就不是个好父亲,不但不知道女儿喜欢些什么,更不清楚女儿根本就不喜欢去学金融,费心劳力的还让付正义费了那么大劲儿才将女儿进了大的经管学院。。

 晚些时候还要去跟佘海波吃宵夜、谈正事,付正义也没怎么喝酒,被刘长和这么一说脸上可就有些烧,便问既然刘卉不愿意学金融,那她到底想要学什么

 苏益娴之前是躲进了房间悄然垂泪,但听到这话还是走了出来瞪了挠头苦思的刘长和一眼,坐下来有些尴尬的告诉付正义,刘卉想要当飞行员,可惜年初的召飞她体能、身高、视力都没能过关。

 “想要开飞机啊这志向可是不得了哇”

 “哎,这妮子小时候从不碰女孩子们喜欢的那些娃娃,就喜欢叠纸飞机、跟男孩子们混在一起,大了之后喜欢航模,我们又没跟她生活在一起,老人们又不会关注这些,等好不容易请你帮忙将她进了大之后,这才知道她之前就已经试过了招飞,可惜复试的时候给淘汰了”

 要是说刘卉想要在大换学院、重选专业,付正义觉得自己通过慈善会的米希尔教授努力一下,还是有可能的,但要是说让刘卉进民航系统、或者是参军成为飞行员,他就真的是两眼一抹黑、根本就不清楚该怎么入手了。

 陪着刘长和喝了会茶,八点三刻付正义的手机就响了,见是曹运江的电话接起来一问,果然他已经接到了佘海波,刚到了翠园桥的排挡一条街等着他过去了。

 道了歉,付正义出门下楼,距秋分没几天的邗州城夜里还是有些凉的,他打了两个嚏之后倒是想了起来一件事儿。

 国内招飞的条件是非常的苛刻,政审方面也是不可能马虎的,可若是走民航委培这条路的话,应该也并非是没办法运作的,不过此时应该已经过了时间点儿了,即便是去找关系疏通、砸钱进去运作,怎么也都是明年的事儿了,付正义想在有眉目前倒也不急于告诉刘长和,不然万一办不成反倒不好了。

 开车到了翠园桥的排挡一条街,下来见里面跟前些年自己过来时一样的热闹,他回忆起第一次跟张文武坐在这里喝酒、醉了的方大刚盖着军大衣躺在旁边呼呼大睡的那一次,也记起了因车祸而遇见了马红而生出的那许多事儿,一时间竟是有种时间飞逝的恍惚。

 见付正义一个人晃悠着走了过来,就坐在街边翘首以待的佘海波赶紧招手,等付正义进去坐下便倒了杯啤酒放在了他的面前,奇怪道。“怎么没精神啊”

 早就注意到佘海波选的排挡就是之前自己跟张文武喝酒的那排挡,老板依然还是守着那烤架在忙活、老板娘还是站在外面招揽生意,他端起啤酒走了一个,这才舒了口气说这个排挡可是有好几年没来了。

 老板娘端着盘烤韭菜过来,一听这话可就笑了起来道。“呦,怪不得远瞅着觉得有点眼呢,上次你是跟武哥、刚子一起过来喝过酒的吧”

 景依旧,付正义有些感慨,便问这里现在谁负责

 老板娘犹豫了下,这才低了声音。“武哥走了之后有人倒是想打这里主意的,可这里不是距离cc舞厅比较近嘛,有次刘老板会过来吃宵夜的,正巧撞见就发了火,之后这里可就真的清净了,各家的生意比以前还要好些”

 付正义听明白了,心想这个刘明达事儿办的漂亮,翠园桥排挡一条街距cc舞厅也就几百米远,不许别人占、自己也不伸手,这里的氛围好了自然对他的生意也是个帮助。

 等那老板娘走了佘海波可就赶紧凑了过来。“正义,你之前可是说了你说话会算数的,我可是收拾了行李立马冲到汽车站搭最晚一班车回来的”

 “网吧还需要考虑下,但网络公司会尽快搞起来,从无到有的筹建初期不会轻松,你可是要有心理准备”

 佘海波一拍脯。“没问题只要能养活自己不用老是家里面贴钱,白干我都没问题啊”

 “拉倒吧,真不给你发工资要不了三天你妈就该找上门来了”

 付正义笑骂着端起了酒杯,跟佘海波喝完转过脸见曹运江虽说也在陪着喝,但一直都没怎么吭声,便问他目前是个什么状况

 曹运江的脸红了一下,墨迹着端起酒杯问艾米丽怎么一直都联系不上了

 “怎么看上人家了”

 “我看上了也没用啊,人家学历高、长得又漂亮、能力也强,我算什么呀,连个大学都没能考上,还是靠着你才折腾了点事情做能自食其力了,就是喜欢也没用啊”

 曹运江自嘲着,从摆在手边的皮包里掏出个信封推了过来,正道。“正义,咱们也是好多年情了,要不是你之前的帮忙,我搞不好还在那自考学校里混吃等死呢,这是之前艾米丽定制绒玩具结算出来的盈余”

 付正义打开信封,里面一张银行储蓄卡、一张两个月前的存款单,名字是自己的、金额有八万多,他也就明白了曹运江的意思,想了想便问道。“只有这么点”

 曹运江愣住了,迟疑了片刻才说从外国语学院转过来的那批绒玩具订单,最终结算下来的利润是近十一万,扣除开销和自己的工资之外就全在这里了。

 将那储蓄卡回信封,付正义笑道。“我是觉得艾米丽负责的订单只有这么点盈余不太对,定制生产、又无需经过外贸公司的盘剥,外国语学院都赚了不下三十万的,艾米丽说最起码厂家这边应该有两万美金的盈余”

 曹运江松了口气,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才解释说,因为对质量要求比较严格、且他想要让这些家庭作坊以及乡办厂能尽快的联合起来,所以对初期质量不合格的部分予以了少量的补贴,所以才导致最终的盈余比预期的要低不少,要不是因为账册都放在杨庙那边,现在就能拿出来给付正义看明细了。

 “看什么看你忙活了那么长时间自己的工资都没拿可不是白忙活一场也不过就给自己留了点工资,难不成你是觉得我会有想法”

 调侃着将那信封直接进了口袋,付正义见曹运江神情间并无失望、也无不,这才跟他喝了一杯之后便说这笔钱算是他的本钱,以后投进网络公司或者是网吧里投资。

 “别你帮我找到了出路、我都还没感谢你呢,这笔钱无论如何你都要收着我现在将杨庙那边的二十多家绒玩具厂联合了起来,已经尝试着开始跟欧美的采购商联络,准备绕过那些外贸公司直接开展业务。要是能办成了,那以后可就真的是能赚不少”

 随着曹运江的介绍,付正义这才知道这小子在做那批绒玩具订单时不但摸清楚了这个行业的门道,还想到了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准备以厂家联盟的方式摆外贸公司的钳制,直接跟欧美的采购商接洽、沟通。

 “一个绒玩具厂家贴牌的采购价格跟最终的零售价格相差几十、上百倍,虽说目前绒玩具厂家即便是联合起来也没这个资金实力去创立一个自有品牌,但要是能归拢更多的厂家参与进来,我是觉得早晚是可以创出一个属于邗州绒玩具厂商们的品牌,跟国外的那些大牌相抗衡的”

 曹运江的思路是正确,方式、方法也是可圈可点的,付正义觉得自己该更多的给他些关注和建议,以避免他在实施过程中走不必要的弯路、遭受挫折。
 
上章 俗人重生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