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板不可靠 下章
第七章
 小路记得那场戏连宇中共被打了五次巴掌,俊脸都快变成猪头了,在一旁观看的她最后竟舍不得再看下去,偏着头,别过眼,直到导演喊“OK”

 才敢再回头。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但是…那一刻她竟然觉得,左脸肿得像刚拔完智齿的连宇中,竟是超级无敌霹雳帅气啊!

 霍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差点要冒红色小心心的她怀疑自己一定是被下降头了,才会觉得他好看得要命。一个小气巴拉、斤斤计较、有仇必报的男人有啥好的?哼!

 “杯子拿去。”突然来到眼前的马克杯将小路自回想中拉回。她接过,不经意碰触到他的指尖,那份冰凉让她吓了一跳,再仔细瞧,高壮的身子正微微颤抖,手更是颤得厉害。

 “呃…我有暖暖包,你要不要?”小路拿出大衣内侧的暖暖包到他手上“你可以放到衣服里头比较不会冷…你应该要多一点…”她将衣内的暖暖包统统挖出来。

 “鞋底也,会很温暖,肚脐眼也比较不会感冒。”堆在他手上的暖暖包数数至少有十个,连宇中瞧得眼都直了。“你这么怕冷?”竟然了十个暖暖包?“今天有寒啊!”小路催促着。“快啦!等等要开拍了。”

 “都给我了,那你怎么办?”“再冷也比不过你冷,好歹我没有淋雨,还穿着大衣耶!”不过暖暖包一离开,真的就变更冷了。“你今天突然这么温柔让我很不习惯。”他怀疑有阴谋。

 “啊?不要是吧?嫌我婆吗?那还我!”狗咬吕宾,不识好人心!小路气呼呼的将暖暖包抢回来。“好啦!留两包给我。”连宇中失笑,握住手上最后两包。“真暖和。”“下次…”“嗯?”“下次我带暖炉来,这样你就不会受寒了。”

 连宇中怪奇的瞥了她一眼,手突然覆盖上她的额头。“你应该是冻坏脑袋了。”说完,起身朝拿来衣服的助理小乖走去。

 呃…冻坏?小手覆上他刚碰过的地方,怎么…怎么她觉得她是发烧了,而不是冻坏了?肩上背着大袋小袋,小路十分艰困的坐入计程车,后座的另一边,是闭眼假寐的连宇中。

 正牌助理因为她来帮忙的关系,在确定她上手之后,立刻告假飞往夏威夷度假去,所有的助理工作全数落到小路身上,她更是深深了解…明星不是人干的,明星的助理更不是人干的!

 她几乎是放任自己所有的体重整个落入椅垫上,往下坠的错觉扰醒了差点睡着的连宇中。“东西都拿了?”连宇中问。

 “嗯。”小路点点头。袋子里头装的都是连宇中的东西,有保养化妆用品、袪寒用的姜茶、衣服、鞋子、整发器…重得她都快脊椎侧弯了。

 “你额头上贴的是什么?”连宇中微蹙着眉端详刘海后的白色物体。“喔…是退热贴。”“退热贴?”连宇中几乎是反的往车门靠。

 “你感冒了?”那避之唯恐不及的恐惧是怎样!听到助理感冒连个关心也没有,大腿上蠢蠢动的手似乎有将她推出车外的意思。真是没良心的老板!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她才不想接下这工作,这比当清洁妇还要辛苦耶!

 她不像正牌助理那样对演艺圈有着莫名的憧憬,喜欢偶像、喜欢明星,只要看到偶像明星的俊俏脸庞,所有的疲累就消失无踪。她只是个庸庸碌碌的小杂工,而且还有“认人不清”的毛病,先前把一位大牌明星跟一个新人搞混,得电视台飞狗跳的,若不是连宇中当红保得下她,她早被逐出这个五光十的绚烂世界。

 她的老板真的很无良,待助理毫不留情,可是当有危急情况发生的时候,他会一肩把所有的责任担下,连眉头都不皱。

 她难以忘记当大牌明星揪着她的耳朵,怒声责问她跟小歌星究竟哪里像时,连宇中不惜牺牲相,轻轻巧巧的拿下大明星的手来,大掌轻握着她的手背,以最温柔的嗓音要求她大人不记小人过。

 靠!她承认那时的他浑身光芒四,一时间她的眼瞎了,啥都看不见,只看得到他。然后…她的额头又烫了。这种情形三不五时就发生,她又没空去看医生处理怪病,为了预防烧坏脑袋,不得不买退热贴应急。

 “应该不是吧…”她拍拍额上的退热贴“最近常会无缘无故发热,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症头时好时坏,有时候很正常,有时候莫名其妙的脸就像滚开的水壶,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是感冒就好。”连宇中明显松了口气。他目前工作档,睡觉的时间都不太够了,哪有空生病。早该知道老板的字典里没有“怜悯心”三个字。

 “到了叫我。”他闭上眼养蓄锐去了。“喔。”小路抬首吩咐司机“麻烦到罗勒广播电台。”***

 瘫坐在录音室后方的沙发上,望着与主持人谈天说笑的连宇中,他看起来明明眼睛就快闭上了,坐姿也有些弯驼背,显见他的疲累,可声音还是非常的有元气,与主持人一搭一唱,炒热气氛。

 小路扳着手指头,计算她已经多久没阖眼了。昨天凌晨四点的通告,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了…哇,她已经连续工作十九个小时了。

 也就是说,录音间内的那个男人也一样十九个小时没阖眼了。真是铁打的身体,她想。此刻的她别说是打起精神说话了,恐怕就算开了口,也没人听得懂她含糊了什么。

 她好困,她好累,她好想睡觉喔。趁现在不用她在旁随侍的时候,偷偷的眯一下好了。原本只想打个盹的小路,没想到一闭上眼,整个人就被拉到无意识的空间内,睡翻了过去。

 连宇中录完广播一出来,就见到他的助理以非常不优雅的姿势瘫睡在椅上,嘴巴还开开的,丢颗樱桃进去都不是问题。

 助理小乖是个年轻力壮的大男孩,体力异于常人,从不曾听过他喊累,但连宇中很清楚这样的工作量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负担太大了些。

 蹲下身子,眯眼细瞧她的睡颜,发现她长得还…好笑的。她的眼睛很大,圆滚滚的,象外国的小女孩,但她也有两道坚毅不秀气的浓眉。

 长到这么大年纪的女孩都该知道这浓眉该修成最适合的眉形,但她却是放任它长,于是呢,刘海盖住眉毛的时候,她是个可爱的女孩,但眉毛出来时,就觉这脸怎么看怎么怪。

 她跟在他身边多久了啊?看了演艺圈这么多浓妆美女,竟然还产生不了半点自觉?还有,有哪个妙龄女孩会在额上贴着退热贴四处趴趴走的?他哭笑不得,却又觉得她真是妙到了极点。

 干脆把那退热贴贴在眉毛上好了。思即动,利落的撕下退热贴,再贴上前,手心触额,他有些困惑的偏了下头。额头明明凉凉的,不见发烧的迹象,贴这东西干嘛?管他,她爱贴就贴吧。

 将退热贴贴回去,不忘拍两下让它更牢固一些,然而他做了这么多动作,这家伙竟然未有醒过来的迹象。

 太过分了吧,睡得这么,他这个老板到现在都还没休息过耶。大掌高举,正要重重往她的头巴下去,一颗清泪无预警滚落腮边,遏止了他。

 原本安详的睡脸突然扭曲,往前高举的手,手心向上,似在祈求。“妈…让我跟着你,好不好…”他的口仿佛被空中的手给紧紧抓住了。

 “不要不要我…妈…”更多的眼泪落下,他重了口气,仿佛可以感受到她传递过来的沉沉哀伤。不忍心再让她被束缚于恶梦中难以清醒,他抓住纤肩,用力摇晃。

 “喂…”发声的喉哽住了“起啊你。”被摇晃的小路蓦地张眼,与他乍然四目相对时,扑入他怀里。他愣住,口起了异样。

 “妈…”三条线滑下连宇中额际。“妈你个头啦。”他终于重下痛手,一掌巴醒她“睡很喔,到可以做梦啊?”

 真的清醒了的小路一发现自己竟然在连宇中怀里,尖叫了声,用力推开他,双手紧紧拉住衣领,全身象小木偶一样僵硬。

 “你那什么表情?你以为是我抱你的吗?”小木偶僵硬的点点头。“你觉得我有可能主动去抱你吗?”小木偶犹豫了下“谁知道呢…”“知道个鬼。”会被她气死。“起,收工了。”“收工了吗?”

 太好了。小路连忙扛起放有连宇中私人物品的袋子,急急跟上已往外走的步伐。在等待电梯上来时,小路觉得脸上的感受怪怪的,指尖一摸,竟然意。

 “为什么我脸是的?”连宇中撇了下“我怎么会知道。”既然她忘了刚做的恶梦,那他也不想提起。“谁泼我水吗?”怀疑的眼光飘往连宇中。

 “我看是你梦游吧。”自己做的事竟敢全栽赃到他身上?“没人说过我会梦游啊…”混沌的脑子隐约浮现影像。梯门开启,习惯站到电梯最后方的连宇中回身才发现小路没跟进来,凝重的表情显见她已想起刚才做了什么恶梦。

 “你…”想安慰她的冲动涌上。脚才跨前,她突然双手掩面,纤肩搐。“我好可怜。现实中被老板待,梦里也被老板凌。”肩膀上下一耸一耸的,夸张得象在做提肩运动。

 “我刚梦到你不给饭吃,害我饿到哭出来。呜…早晚都被待,好可怜喔…”这家伙…心中最隐晦的那一处不想被人碰触到吗?他明白这种感觉,不想被同情,被安慰,不想被当个弱者来看的防卫。

 “作你的大头梦吧,”连宇中毫不留情的按下“关门”键。梯门迅速合拢,小路连忙跨出一只脚,挡阻梯门关上。

 “上垒成功。”她笑走进电梯内,摇头晃脑唱起自己编的小曲来“我家的老板真恶劣,抛弃助理独自归,良心被狗咬了去,小路含泪拼命追…”

 “唱什么鬼歌,难听死了。”他痛快利落赏她一记爆栗“不想做是吧?你可以滚啊。”当初叫她来当助理是因一口气难平,等好好凌过她后就要将她一脚踢开。

 想不到她做得还不错,加上她虽然看似大剌剌,心思却还细腻,能补足小乖的不足之处,而且小乖嚷着要休假好久了,索就继续将她留下来了。

 “哎唷,我又没这么说,不想做干嘛‘追’呢。”她不怕辛苦不怕累,只怕赚不到钱啊。“不想被开除就乖一点。”

 “是,老板。”小路中气浑厚的高喊。背对着他伫立在电梯按键前,明朗的神色变得阴郁。她很感谢他假装无视她的眼泪,但心里又有些忐忑不晓得她是否不小心说了什么秘密被他听见,另一方面却又不太开心他的视若无睹,连一句关心也不给。

 她觉得自己好矛盾,明明讨厌别人同情怜悯,却又想听到他的安慰。摸摸额上的退热贴,她觉得,自从她的额头开始莫名其妙发烧之后,自己就变得好奇怪好奇怪了…

 左右两边的大袋小袋显得纤细的肩膀更纤薄了…连宇中的头抵着电梯的镜子,双眸端凝另外一边镜面所映出的侧颜,紧抿的粉,写着坚强。

 她真是个奇怪的女孩,他想,他无法简单的叙述她的个性。他常在以为她蛮横不讲理时,意外发现她有成的一面,以为她任小孩子气时,意外发现她坚强的一面,以为她明朗乐观得不识愁滋味时,意外的发现她深沉黑暗的一面…同时,她的刻苦耐劳也令他意外。
上章 老板不可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