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板不可靠 下章
第十章
 她的亲吻很笨拙,抓不住重点,他还以为是她经验太少,或是之前男友同样青涩,却没想到爱他时货真价实的处女。他大惊失的古怪神情统统进入她眼底,她顾不得疼,紧扣住腕。

 “你不可以反悔!”她有种他想退出这场易的预感。“一定要继续!”他不继续,不完事,她就拿不到换钱的关键物。纤腿上抬,夹住劲

 “你快动啊!”她强忍住痛,每一个字都是从齿出来的。“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动?”最好他可以无视她的疼痛,任凭望驱使他进!该死的!他也很想啊!“喔,对不起!”

 她忙把腿放下。她完全搞错方向。“我再动你会痛死。”都苍白了还叫他动。“不会!”她很坚定的说。这么嘴硬?等等看你还能不能说出“不会”两字!连宇中坏心眼的退出再前进,果然看到她的两道浓眉打了个结。

 “你已经变成苦瓜脸了。”他愠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处女?”“处女不行吗?”她还以为处女会让他付钱付得心甘情愿一点。

 不是大部分的男生都还是有处女情结吗?“废话!”再怎么样,女孩子家的第一次都该跟互相喜爱的人才对。

 “为什么?”连宇中撇了下俊“处女一点都不好…”他决定说得更鲁“不到!”“我说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不用管我!”

 “马的!”没来由的火气驱使拳头落在小路脸侧。“我像是那种不小心在你身上划了一刀,还会再狠心划上第二刀的人吗?”她怔怔看了他一眼,点头。

 “王小路!”真想咬死她!“你觉得不甘心,那就再来第二次嘛!要第三次、第四次、第五百次都行!做到你,这总可以了吧!”

 诡异,他怎么觉得这提议不错?他一开始本来就没有占有她的意愿,没想到不小心做了之后身体就被她蛊惑,进而掳获了。要不是还有一点良知在,即使在争吵之中,仍将他的分身紧紧含住的水,他多想恣意驰骋啊!

 “你…”他想劝她别作践自己,可话到边就是吐不出去。他想要!强烈的望让他甘作一头野兽!“我怎样?”“话可是你说的!”水眸迸出光彩“我说的!”“那我要动了。”“呃…”就算嘴上逞强,她还是记得那份难以忍受的痛楚。“好…”真是傻蛋一枚!看她惊恐得要命,却还是点头的样子,他又好气又好笑,未察觉的柔情在腔弥漫开来。

 “你放心,我会动得很慢,直到你适应为止。”“喔…”她仍是提着心的。“会疼吗?”他缓缓的来回。“嗯…比刚才好多了…”他更放慢速度“这样呢?”“比较没那么疼了…”“那怎样呢?”“可以…再慢一点吗…”

 “这样呢…”“嗯…”她轻声呢喃。在他轻缓的律动中,有种舒服快意慢慢的升起,同时,困意也涌上。

 “开始感到舒服了?”她的呢喃声娇媚,感觉不到有任何不适。连宇中间的膨已快爆炸,急着想确定,然而身下的女孩却好一会没回应,甚至,他听到了某种诡异的呼息。

 不会吧…连宇中定睛一看,混账家伙当真头歪向一边,睡着了!有这么舒服吗?舒服到睡着!连宇中牙一咬,拉起大腿正想奔驰个痛快,可再看她睡得好,又于心不忍的强下冲动。

 可恶的王小路,明天一定叫你赔偿我!火大的自幽径离,他拉被在的另一边躺下。该死的!真不舒服!该死的!滴哩哩,滴哩哩…手机设定的闹钟响铃在耳边以华尔兹的节奏响起,小路惺忪睡眼,关掉闹钟的同时双脚落了地。

 隐隐作疼的大腿和私处让她霍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转过头去,她的老板、当红的偶像就睡在身边,像小孩子般的纯真睡颜半埋在枕中。

 她已记不太得昨晚的事了。她只记得疼痛的第一次,还有他后来难得温柔的顾及她的痛楚,强望,与她迂回。他们有没有做完啊?她偏着头想不起来,就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拉出边的垃圾桶搜寻了一下,好像没看到保险套或卫生纸耶,该不会真的没做完吧!唉!她重叹了口气。没做完就没有关键物了,万一他食言的话,她就没有可卖给媒体的关键物来威胁他了。

 不过她老板在助理间的名声一向优良,应该会守信用…吧!虽然心底是相信他的,可又觉得惴惴不安,毕竟这是有关育幼院生死存亡的重大时刻啊!

 如果他有食言打算的话,她就算下药也要他再来第二次,他是她唯一的希望,就算使再卑鄙的手段,她也可以泯灭良心。走进浴室刷牙洗脸,当她低头冲掉一脸泡沫时,冷不防前两被扣,她心一惊,尖叫出声。

 “闭嘴!”大掌盖住尖叫的。“你想让全世界看到我们两个体抱在一块儿吗?”“老板?”原来袭击的人是他?“你突然摸我,我当然会吓一跳!”她气急败坏的嚷。“我要继续昨天的!”

 他清晨高昂的底迪在一看到裎的背影时,更是精神发。昨晚他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她的背并不是他以为的白皙无暇,仔细瞧的话,会发现深浅不一的印子散布在背上、手臂上、还有大腿上。

 是胎记吗?他不确定的想。“我们昨天…”“根本没做完!”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你给我睡着了!”

 谁会对一个睡着的女人有兴趣,害得他难过了一个晚上。原来是因为这样她才找不到保险套!“好,那我们继续。”她想转过身来的打算被制止。“你不是要…”“就这样背对着我。”他乐意从镜中看到她的反应。“但是…”

 “嘘,别再说话了。”巨掌扭转过小脸来,吻住红。***镜中的优美身躯因阵阵酥麻快意而微微扭摆起来,高昂的雪在巨掌恶意之下变形,瑰丽的蕊瓣突在双指之间,画面靡。

 她的舌与他纠,分开之际尚有银丝牵绕,她的眼因浓郁的情而发红,直接埋于双腿之间的大手毫不客气的伸指突袭深紧的幽壑。咕兹咕兹…浓稠晶莹的水与的长指相应和。嗯啊…在于室内迥的细像山谷的回音,一波接着一波。

 顶在她后的硕紧绷得青筋毕,需要一处快逞望的好地方。忍了一晚,时间每多走一格,对他就加深一份折磨。

 不再有任何压抑,拉高雪白的圆,将足以让所有男人沉沦的粉红对向他的火,他眼睁睁看着他的分身刺入水,狠狠直没入底。啪啪啪…雪白的瓣撞击出一片粉。啊呀…被擒制的女孩难以承受的高声泣

 撞击的力道又凶又猛,小路的手先是用力抓紧洗脸盆,再转换成抱住的姿态,身后的男人如疯狂的兽,企图让她跟洗脸盆一起粉碎。

 “不…”幼的小哪受得住一次又一次的强劲摩擦,没一会就红红肿肿,变得更为感了。肿的内径缚得他更紧,快意更深,甬道内的火龙嘶嘶怒吼着,炙热的火焰几乎将她燃毁。

 “不要!不要…不要啊…”分不清是第几次的哀鸣求饶,分不清是第几次的高,恶意的指在扰,拉扯脆弱的蕊,扣转娇的花蒂,前一次的高余韵方歇,紧接着又来袭。

 她的身体好感,好容易就得到酥心快意,他在她的喊中自尊心得到足,在水的次次震缩中得到强烈的快意。终于,她瘫软了,双腿颤动不止,全靠扶着双腿的强劲大手才不至于跪倒在地。

 够了,该是放了她了,课为什么他仍得不到餍足呢?“老板…”她的头在昏,她的天在转,她的地在摇…她快昏了。啧!连宇中有些不甘心的弹了舌,快而浅的加速,一阵战栗自后升起,他低吼一声,释放出灼热的烈焰。快意,稍纵即逝。出仍雄伟的分身,拔出阻挡情之火的保险套,丢马桶,冲掉。

 小路的眼角余光闪入一道白色的抛物线,待她定睛,水造成的漩涡已将保险套推入再也摸不着的黑暗。“啊!”她大叫,扑向马桶“你把保险套丢入马桶…”“才一个不会造成阻。”

 他扭开莲蓬头的开关,等水热。他是明星,洁身自爱的明星,不会呆呆傻傻的将用过的保险套丢垃圾桶,让饭店的清洁阿姨有了卖八卦的好机会!她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而是她献出的身体,为的就是保险套里头的重要物证啊!“可是…”

 “可是什么?”他一把将她拎过去“这么怕马桶住啊?”“不是,是…”她哭无泪啊!“还是你有什么企图?嗯?”他笑得非常恶魔。“没有!”绝对证据当然要偷偷藏,不可以被他发现。“没有?”连宇中瞥了眼马桶,在瞧瞧她一副不小心遗失百万的惨样,心中大致有底了。

 “你不会是想保留保险套做坏事吧?”怎么会被发现的?小路愕愣张大嘴?“想把我们之间的事上新闻?“小路被拉如莲蓬头下,哗啦的水撒了她一身,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咳咳…“她一开口,水就进入嘴巴,害她呛咳不止。“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你很想红?”

 “不!”她用力挣扎,浴缸滑,脚踩不稳,箝制双臂的大手将她抓得更紧,勒得她好疼。“说!”前臂一扯,将她拖离水柱。抹去一头一脸的水,她狼狈的低吼“我是怕你不认账,反悔不借我钱,才想要保留一点可以拿来威胁你出钱的东西!”

 “就这么简单?”大手拨开覆盖脸面的发,好让他看清楚那双大眼是否说谎。“只要拿到钱,我就会把证物毁尸灭迹!”她坚定地回视着他,光明磊落的没有任何犹疑。

 “为了那家育幼院,你付出的可真多。”关掉水龙头,来浴巾盖上她的头,自己也来一条。

 “为什么?”他对她的故事感到好奇。跟在他身后,走入房间的小路面有犹豫。她讨厌被同情,厌恶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瞧她,她从不说自己的事,自然更不想对他提起。后头无声,连宇中坐在上,翘起二郎腿“我钱都要借了,听个故事不为过吧?”

 小路咬了下,道:“那个钱…还没有拿到…”连宇中二话不说拿起一旁手机,致电连家的二女儿,也就是他的二姐。

 “二姐,早,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可否麻烦你待会帮我汇款七百五十万给北县慈爱育幼院?对,是七百五十万…因为那家育幼院土地将被房东回收,无法经营下去,我想捐款救助他们,晚一点我会传真育幼院的汇款帐号给你。好,谢谢二姐。”

 挂掉电话,他撕下便条纸,跟笔一起拿给小路。“把账号写下。”“好!”小路飞快的讲完整的资料写上,交给连宇中。

 “谢谢。”她激动得手发抖,眼眶含泪。八百万筹到了!他们真的筹到八百万了!育幼院可以继续经营下去了!小路开心得手捂着嘴,粉颊被热泪染得透。

 “你以后不会背着我藏保险套了吧?”“不会!绝对不会!”她连忙摇头举手发誓,那诚惶诚恐的模样让他又好气又好笑。

 “那可以说故事了吧?”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对她的故事产生好奇,但他都借钱给她了,她自然也要言而有信。思忖了会,娓娓诉来她最不愿意被晓得的身世。

 “我不是孤儿,我的爸爸孩子,但…但他可能很讨厌我,所以常打我,儿福团体将我接走,后来育幼院的院长将我带走,照顾我长大。就是这样,其实也没什么。”

 她耸耸肩,故作轻松。凌厉的目光锁上她上臂一块两公分平方的浅褐色印子,他恍然明白那是什么了…那是被打留下的痕迹。意识到他正在看什么,小路连忙以手遮掩。
上章 老板不可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