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板不可靠 下章
第十一章
 “那真的都没什么,过去了!”她一点都不想看到他眸中产生同情。她宁愿他跟以前一样对她咄咄人、吐她槽、冷嘲她,也不像听到他说‘好可怜’三个字。连宇中看得出来,她一点都不想将话题绕在她的过去身上。他不打算问,他懂那种感觉。

 “过来!”他勾勾手指,命令的语气在无形当中柔软了不少。她非常乖顺的走过去。“坐上来!”他拍着大腿。她犹豫的看着他。“怀疑?”单眉微挑。“你还要再来一次吗?可是我们时间不多了!”她爬上他的大腿坐着,偷瞧了一眼他的兄弟,好像没有打算一逞威能之势啊!

 “把眼睛闭上。”他命令“我没说好前不准张开不准动!”怕她出差错,再加上一句威胁“不然就把钱收回来。”“我不会动。”她连忙将眼睛闭上。“就算你捅我一刀我也不会动。”

 “白痴,谁会杀你!”连宇中用力拨开微的刘海“不准动喔!”“嗯!”她绷紧着神经,就连呼吸都放浅。没一会,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的眉眼之间动作,她觉得有点,但不敢动,更不敢伸手去摸。

 连宇中手拿修眉刀,专心的帮她修掉两条跟虫没两样的大浓眉,修出最衬她脸型的形状之后在打薄,整个过程,房间里头安静无声,静谧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她知道他距离她很近,在她呼进的气息中,有属于他的清气味,她一次又一次的呼入肺部最深处,就像将他入与跳动的心脏永远常伴的一个角落。

 “眼睛张开。”她立刻张开眼帘。他定定的望着她,瞧得她心烦意,感觉身体又将发热,额头又要发起烧来了。

 “怎…怎么了吗?你刚刚在干嘛?”这样近距离的四目相对,让她好紧张。拇指轻扫太阳上的残眉,大掌下转为捧颊,俊颜趋前,情不自吻上她的眼。

 “我一定是未近女太久了。”他有些懊恼的低喃。打自进演艺圈后,为了保持形象,他跟和尚没两样,没过女朋友、没碰过女人,吻过的都是因为戏的需要。

 将近三年的时间,没有女近身,一定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觉得眉眼清的她甜美清灵,才会对她频频产生强大的望,恨不得今天休假,与她在绵整天。

 闻言,小路发现大腿部似乎有什么抵着她,低头一瞧,惊见他的男竟又再次然。“呃…你…我们没空了,你不用急于一时,我们还有四百九十八次…”“四百九十九!”

 “九十八,昨天晚上…”“你睡着了不算!”这怎么可以算一次!“喔,好啦,四百九十九!”当她免费赠送了啦!“你要…消肿。”这样说没错吧!

 “我先回我房间整理,待会再过来帮你。”“等一下!”连宇中拉住不知在慌张什么,急着想逃跑的小路。“你要身出去吗?”天!她忘了她没穿衣服!笨呆子!连宇中真想敲那蠢笨的脑袋一记。

 “穿上!”连宇中拾起地上的衣服丢到她身上“衣着整齐的出去,免得被不小心撞见的人怀疑。”这个时间,身为助理的她出现、自他房间出去没问题,但若衣着不整就问题很大条了!“好!”小路连忙将T恤、牛仔套上,确定无误之后,急急忙忙闪人了。她一走,他不知怎地觉得一阵虚,放松身子向后仰躺。脚尖不期然自底勾出一样物品,挑起以手接住,是一件白色的内衣。

 “内衣也会忘了穿。”他撇了下嘴。还好她工作时不会这样丢三落四的,否则她就借不到七百五十万了。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好奇的翻过内衣,拉直背带上的洗标。

 “七十四D。”他放任内衣落在脸上,罩杯下的满意的弯勾“好身材。”回到自己的房间,小路的心仍跳的急。她不晓得自己在慌乱什么,难道是因为太开心育幼院的困境即将解决?对了!她得打电话告诉小纤这个好消息。

 “喂?小路…干嘛这么早打电话来?”小懒洋洋的躺在上,抓紧着被子,一点都不想起来。

 “才七点耶!”“小纤,我跟你说,我们有钱了,有钱可以把育幼院的土地买下来了!”“怎么可能!”小纤摆手“还差七百五十万耶,去哪里生啊!除非我突然出现一个刚过世的有钱外婆,不然绝不可能出现这笔钱的!”

 如果生活也跟小说一样就好了,在危机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有钱人自称是她的亲戚,还有大笔遗产可领,不知道有多好。天才亮,小纤就做着白梦。

 “没有有钱外婆,但是有好心人啊!”小路急道:“他捐了七百五十万给育幼院,你叫院长三点半后刷银行簿子,应该会有这笔钱出现!”“真的假的?”小织的睡虫全数跑光光了“哪来的有钱好心人?你认识的吗?你找来的吗?”

 “是…”小路猛然住了口。她跟连宇中的协议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就算是最好的朋友小纤,她也不可以在未得到允许之前擅自告知。

 他是大明星、大企业家的后代,超级注重自己的形象的,行善事好事,但用身体做易又不一样了,她再不聪明,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了,不可能不清楚!

 “就有好心的企业家说要帮我们育幼院,你先别问这么多,记得叫院长刷簿子,我得去工作了,Bye!”

 匆匆挂下电话,感觉像是打了一场仗的累。育幼院的小朋友有救了!小路开心的在房内跳起山地舞。水眸不经意瞄到旁的时钟,闪烁的7:15让她心中一凛。

 糟糕,剧组八点开工,大明星可是从来不迟到的模范宝宝代表耶!她再不快点,等等要被剧组杀头了!小路连忙换掉身上皱巴巴的衣物,入浴室洗了三分钟的战斗澡,洗好时不经意瞟了镜中的自己一眼,忽然觉得镜中的自己看起来怪怪的。

 困惑的往镜子方向前进数步,当她看到黑眸上的两道虫竟然变成了清雅的秀眉,吓得倒退两步。原来…原来刚才连宇中叫她将眼睛闭上,实在帮她修眉?“这样看…好像…蛮好看的耶!”

 毕竟是看了二十一年的眉毛,也有人说过她真是好个浓眉大眼,从不曾觉得自己眉毛有什么问题的她,今天觉得眉眼看起来特别顺眼。“嗯…”左瞧瞧右瞧瞧“原来我也长得不错啊!”清清秀秀的,还可爱的耶!“啊!”修忽又想起时间不多的她尖叫一声,忙抓起吹风机吹干一头发,速速换了衣服,抓了包包就冲回去连宇中房间。这时的连宇中早就穿戴整齐,悠闲地坐在桌前喝着咖啡,看着晨间新闻。

 “真慢啊!”他瞥了下手表。“走吧!”“好。”小路快手快脚整理了一下连宇中的私人物品,将袋子杠上肩头。走来房间门口,前方的高个子突然止了步。

 “等小乖回来,去学开车吧,我不想每次都做计程车。”“是。”学开车?学开车要准备多少学费啊?“学费我会帮你出。”

 “咦?”水眸绽出惊喜光芒。“这是业务必须,该出的。”“啊…谢谢!”小路开心道谢。从此以后,所有对老板的不良回忆、恶劣印象,她将全部抹去。

 老板是个大好人、彻头彻尾的大好人,政府应该颁给他好人好事代表…对了,请院长颁发奖状给他吧,感谢他的善心捐款。“喂!”“嗯?”在心中盘算的小路抬起头来。温冷不防凑来,四相贴之际,小路心脏停止了。

 “我果然是缺女人太久了。”所以才会看到她粉,就动了想碰触的冲动。刺痛。小路闭了闭眼,不明白为何心脏会感觉痛痛的,好像被谁扎了一针。

 “你知道了吧?这是我跟你的条件换,不准漏给任何人知道,否则我就将钱要回来!”“我知道,我没那么笨!”

 疼痛的范围似乎扩大了。她受伤了!水眸明显盛载着痛楚。他有些于心不忍,但他知道他必须这么做!她对他有好感,所以他必须做得更狠!不舒服!目前开拍的是最后一场杀青戏,男女主角两人误会终于冰释,喜极而泣的女主角依偎在男主角怀里,带泪的丽颜说多美就有多美。

 饰男主角的连宇中将女主角的下巴轻轻抬起,轻轻柔柔的吻上她的。剧本上说,原始温柔的吻,再来会因为主角们内心激动而吻得热烈,难分难舍。

 手上拿着剧本的小路看着男女主角越吻越烈,就连一旁的工作人员都看得脸红了,而她,觉得口窒闷,快要不过气来了。

 真的…好不舒服!她不自觉地撇过头去,不想再看他与其他女人吻得画面。依然是毫无感觉的。连宇中抱着怀中纤瘦清丽的女主角,依着导演的要求,烈着啄吻一双,在不断的摩擦之中,吻肿那两片柔润。

 他潜藏压制的情不是因为昨晚而被扭开了开关?他还以为今天这场吻戏,他必定吻得十分有感觉,怎么吻了这么久,还是觉得跟以前的任何异常吻戏没有两样?

 长指太高女主角的下巴,吻得更烈。“OK!”导演大喊。然而抱着女主角的男主角还未放手,四仍未分开。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看傻了。

 “怎么回事?导演都喊停了还在吻?”“他们不会假戏真做了吧?”工作人员的窃窃私语入小路耳中。讶异抬头,果然见到男女主角正吻得难分难解。好痛!发颤的小手紧紧抓住口的衣服,俏脸苍白。

 “好了!卡了!”场记拿着板子在男女主角耳旁敲了敲“杀青啦!”这时连宇中才回过神来,放开了脸儿红通通的女主角。

 “杀青了?”“是啊!”场记暧昧的一笑“你们两个是怎样?连导演喊卡都没有听到吗?这么投入啊?”饰演女主角的方璃红着脸,一脸娇羞的敲了适才紧抱着她不放的连宇中一眼。

 “抱歉,我刚才太入戏了。”方璃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方璃的助手拿着大外套上前来,牵着她走回休息区。他们的休息区就在连宇中的旁边,故小路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

 “他刚把我抱得好紧,我已经有听到导演喊卡了,但他还是不放手。”方璃难为情的对助理道:“你说,他是不是喜欢我?”喜欢?小路的脑子轰然炸开。不该意识到的感情在她眼前清晰明朗,她骇然蹲下身。

 她周身发烫不是因为感冒,她能这么轻易就愿意用身体换取他的捐助,不是因为她真的把育幼院看得自己身体还重要,而是因为…

 她喜欢他?喜欢一个就算地球灭亡都不会爱上她的男人?她仿佛看到爱神冷冷的笑着,将一枚爱情箭咻的一声,入她的心脏。

 ***叮咚声响,原本在客厅内吃喝谈笑的一家人仿佛同时被点了,同一时间静止不动。“我们家的大明星终于回家啦!”连父率先解了。一名年约四十的美妇放下手中的零食,迅速自沙发起身。

 “一定是小弟又忘了带钥匙吧。”移动前,连家二姐连宇婕还不忘手巾擦了擦手。“我猜他根本没家里的钥匙吧。”连家大哥连宇成笑得有些勉强。

 “小弟是大明星,没有助理搞不好啥事都不会做了。”大姐连宇娴挥挥手,要妹妹快去开门。

 “你们干嘛一直取笑宇中?”连母一想到好久不见的儿子终于有空回家来,开心的笑眯眼。“取笑他,看他会不会因此对我们发脾气啊!”二哥连宇功有些无奈的耸了下肩。小弟与最小的宇婕足足差了十五岁,更别说他跟大哥整整差了二十二岁,简直可以当他父亲了。

 对于年纪差别甚大的小弟,他们对他的感情像兄、像姐,有时又像父母,不管是哪种角色,无须置疑的是他们对他的爱。

 因为备受疼宠,连宇中在家里跟个小霸王没两样,然而,当他知道他真正的身世之后,他的情就大为转变,他变得谦虚有礼、和善亲谨,一如粉丝们心目中的偶像形象。

 这样的小弟或许人见人爱,可是他们更怀念以前那个老爱着他们撒娇、耍无赖,一不高兴就赖在地上蹬脚不肯起来的小恶魔,而不是每次回来都好像是来作客的弟弟。
上章 老板不可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