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板不可靠 下章
第十四章
 “呜…”太过强烈的快意让小路情不自呜咽,娇躯因而颤抖不止,透明的体沿着大腿往下淌。花内溢水,滑得猛力冲撞的分身数次差点就滑出去。

 “太了…你还真是…”震动的强度猛地加大,掌心内的小嘴呜咽哭喊。“啊…”夹子的震动加强,可在她体内的赤铁却缓了下来,变换着角度,短而浅的刺快意最为强烈的一点。

 天…小路的意识在瞬间被抛向无极皓苍,小烈的颤抖,连宇中炙热的分身立时狂猛送起来,彻底享受如搅扭般的极致快意。旁边的门板突然传来敲门声。

 “宇中,该准备啰!”他的快意即将崩溃,没空理不识相的!巨掌将小嘴捂得更紧,另一手圈抱住纤,急促送。外头的人得不到回应,不解的低喃“不在吗?”不放弃的再敲了敲门“宇中?”快滚!连宇中几乎暴吼出声。

 “难道已经去录影现场了?”执行制作搔了搔头,沓沓急速而去。执行制作脚步一远,更狂的进毫不留情的撞击雪,在一声重之后倾泻所有的火。

 他终于松开了手,少了支撑的小路软弱无力的坐躺在地,口的夹子不知何时已掉落,在地上发出嗡嗡声响。关掉按摩夹子,长臂伸远,勾来面纸盒,清理两人身上的泥泞。靠在冰冷墙面的小路虚弱得只剩说话的力气了。

 “录影了,你该换衣服。”她快累死了。昨天因为胡晏承的话而失眠,刚又被他这样一折腾,害得她超想睡觉的。连宇中看着她精神不佳的脸,忽地“噗哧”笑出声来。“笑什么?”秀眉微蹙。“你的脸真好笑。”他抓她起身,面对化妆镜。

 “我的脸…”她诧异的抚着脸颊“这是什么?指痕?”“哈哈…”他刚才因为太过情,又怕被外头的执行制作听到,不小心按得太大力了。

 “很痛喔?呼呼…”掌心颊。“你没把我的骨头捏碎,真是算我好运。”她现在才感觉到痛。“好啦,乖!”低头亲了微肿的脸颊一口。“你在这休息吧,我先去换衣服录影。”

 “可是…”她是助理,等于明星保姆,该随侍身侧。“你昨天没睡吧?”长指弹了额头一下“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

 “嗯。”她低下头去。连宇中眯着眼审视她不晓得在想什么的小脸,要不是录影时间已到,他非她说实话不可。闷闷的拿了衣服走进更衣室,换上赞助厂商提供的衣服。

 “等我回来!”撂下此话,他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有人?连宇中顺着直觉回头,身后的长廊空空如也,见不得半个人。“神经过敏?”

 “宇中?”执行制作朝他飞奔而来“我终于找到你了!”他半蹲在他面前,大口大口气,可见他刚刚找得多累。“对不起,我刚刚去买饮料喝。”他温柔的拍拍执行制作的背“你还好吧?需要喝口水吗?”

 “不用不用!”呜…这大明星虽然人正红,头却一点都不大啊!“我们快走吧,导播在催人了。”

 “嗯。”连宇中立刻跟上执行制作的脚步。离他们约十公尺远的房门打开,一具长镜头探出,轻微的发出“喀嚓”声响。美梦作得正香甜,冷不防被扫兴的手机铃声破坏彻底。连宇中没好气的拿起手机,置于耳旁“喂?”

 “宇中,你还在睡?”打电话来的正是经纪公司的总经理。“嗯。”好困。“发生大事情了!”吼叫声刺痛他的耳,他连忙将话筒拿开。“什么大事情?”他听得很清楚,不需要用吼的。

 “报纸说你跟王小路在一起,还说你们常利用空挡时间上,气死我了!怎么可以随便破坏你的名声,我下午就召开记者会,说明你跟她毫无关系,一切都是记者写!你赶快起,来办公室讨论一下记者会的内容。”

 “喔,你怎么安排都行。”连宇中应得冷淡,让一头火的总经理察觉到不对。“这是绯闻耶!最重视的应该是你吧?”

 连宇中是他手心上的乖宝宝,从不随便闹新闻让他烦心,只要是子虚乌有的新闻扯到他身上,一定会一脸严肃的要求经纪公司设法摆平,怎么今天的反应不痛不的,好像男主角与他无关。

 “我知道你有办法解决的,交给你了。”听起来好像是信任他的能力,但总经理可不是被唬大的,焉听不出其中有所蹊跷。

 “你不会真的跟王小路搞在一块儿吧?”话筒的对面沉默了两秒钟后,才迸出大笑“怎么可能!”就这两秒钟让总经理确定他的推论。平常温和有礼的连宇中遇到“栽贼”

 一事时,反应就会特别大,就像上次莫名其妙被个疯女人说他是负心汉时,气得差点掀了他的总经理办公室,现在报纸绘声绘影污蔑他常借职务之便与助理上,他怎么可能表现得这么平静?

 疯女人?总经理心中闪过不祥预感。他速速拿来剪报,翻开一年前的新闻。这个疯女人…不是王小路吗?总经理愕然张大嘴。她的外形太路人,刘海又长得几乎遮住眉眼。

 在记忆中的面孔是模糊不清的,而且这新闻闹一下下就会销声匿迹,加上谁也没料想到连宇中竟然会将疯女人收在旁边当助理,自然也就没联想在一块儿。

 这旧闻若再被急着挖出来那还得了!“宇中,王小路是不是之前大骂你是负心汉的那个女人?”闻言,连宇中静默了。

 “你怎么会把一颗炸弹放在身边?”这个女人不能留啊!“我要你马上辞掉她的助理工作!”

 “不!”连宇中沉声道:“我不会辞掉她。”一听到要将王小路推离他身边,他立刻感到莫名的火大。怎么可以让她走!少了她,他在谁面前卸下所有面具,彻底放松?少了她,他还能跟谁斗嘴、吵架,彻底展现出他任、孩子气的一面?少了她,谁来温暖他的铺?更何况她还有“债务”

 未清…连宇中蓦地一愕。他竟然少不了她?“都闹出绯闻来了,还不辞掉?宇中,她是对你下蛊了吗?”闻言,连宇中情不自笑了。原来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她掳获了?他竟然在笑?总经理傻了。

 “你在笑什么?”总经理气急败坏的嚷。“如果一年前的旧闻被挖出来,我真不敢相信记者会怎么写!你的演艺事业会大受创伤的啊!”他将骂过他负心汉的女人收在身边,还有亲密关系,不就等于承认了一年前的抹黑吗?“那就算了。”

 “什么算了?”总经理瞠目。“大不了退出演艺圈!”“小路!小路小路小路!”小纤急急忙忙冲入房间。

 “下午才有通告,让我多睡一点。”她困死了,别来烦她。“给我起来!”小织气冲斗牛的掀开小路的被子“你迟迟不肯答应晏承去美国的要求,是因为你偷偷的跟连宇中在一起?”

 脸埋在枕头里的小路心一惊,嘴上装作若无其事。“别傻了,那个大明星怎么看得上我!”“那报纸怎么会这么写?”小织翻开报纸“上头说你早上都很早就去连宇中家,两个小时后才出门,收工之后同样待得很晚,甚至直接在他家过夜!我记得你都很早出门,也常不回来…”

 “没的事!”小路一骨碌爬起,急急否认“那是因为连宇中很会赖,每次都要叫很久!”“那晚回来或不回来呢?”“那是有时工作太累了,不小心在他客厅睡着了!他是大明星耶,人长得又高又帅,家世又很好,怎么可能看上我啊!”“说得也对!如果连宇中是天鹅,那你就只是丑小鸭,天鹅是不可能看上丑小鸭的。”小纤的直言不讳像一把箭直入小路的心窝。“就是说嘛!”她勉强扬起笑脸道:“就连胡晏承都一直说我丑了,连宇中一定更觉得我是只大恐龙。”

 “可是胡晏承要你耶!”不过跟连宇中相比之下,胡晏承只能算只鸭子吧,一只还肥的鸭子。呃…难道她拿来打比方的对象选错了?小路懊恼。

 “反正不可能啦!八卦记者挖不出连宇中八卦,就随便编故事了。”小路走报纸“让我看他们还胡写了什么。”小路看着报上的报道,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

 那名神通广大的记者不仅牢牢的记下她出入连宇中房子的时间,甚至还绘声绘影的说她借着明星助理之便,常与连宇中直接在休息室或保姆车上做起来,更说她常对连宇中出痴的眼神,说得像是她完全倒贴的样子。

 “天啊…”这记者跟踪他们多久了?在他们不知情的时候,暗暗记录下他们所有的举动,甚至连他们上的地点都说对了!

 倒贴跟卖身哪项比较有面子?小路苦笑。连宇中可不是有人倒贴就会接受的那种人,说起来,若她真的是倒贴,而他肯接受,她恐怕会开心得三三夜睡不着觉,而不是常常看着他的背影而心情落寞了。

 他们之间只是易的关系,与感情方面八竿子打不着…“小路。”小纤一本正经道:“你还是处女吗?”报纸说得煞有介事,让小纤不免仍心有存疑。

 “我当然是!”小路急切道:“我又没过男朋友,当然还是处女!”“你真的没跟连宇中上过喔?”“你到底信我还是信报纸啊?”小路佯装生气的将报纸丢下去“气死我了!不要拿无聊八卦烦我,我要睡了。”

 “我只是觉得跟连宇中上也不错啊!”小纤一脸神往“大明星呢!”若有机会,她也想来一次啊!“我会帮你将这句话转达给你男朋友的。”

 “我开玩笑的啦!”小纤急道:“你可别真的跑去跟他说啊!”小路甩开小纤急拉的手“谁理你…”枕头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一看到来电号码,小路全身发冷。

 “谁打来的?”小织好奇的问。小路僵直的转头“经纪公司。”完蛋了。人未到经纪公司所在的大楼,小路远远的就看到门口围了不少人。

 果然那些记者看到报道都蜂拥而至了!还好她早有准备。小路自背包中拿出鸭舌帽、墨镜与口罩戴上,俨然要去打劫银行的全副武装,再偷偷溜往大楼的后门,快步走下往地下停车场的车道。

 这样偷偷摸摸的,好有一种大明星的Feel喔!顺利来到经纪公司,办公室内的员工一看到她虽出古怪的好奇神色,但似乎早有接到警告,每个人都缄口不语。

 走进总经理的办公室内,小路一看到总经理那张阴暗的脸,就觉得压力大到快不过气来了。

 “总经理…”面对公司最大的头头,她显得怯懦。从不曾好好看过小路的总经理霾的打量她好一会后,黑眸出不解。

 “你怎么可能有这个本事?”她长得也算可爱娇俏,但真的毫无特色可言,严格来讲,只不过是个长得还不错的路人而已。喔!继小纤之后,又有人朝她了无情的一箭。没关系,她是有备而来的,表明立场后她就可以解了。

 “总经理,报纸上说的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我可以开记者会澄清,我跟老板…连宇中只是主雇关系,真的什么都没有,很清白,比漂白水还要清白!我发誓!”

 比漂白水还要清白?总经理愣住。看总经理傻住的样子,一定是她的解释太过白痴了!“我是有未婚夫的人,再过不久就要到美国了,绝不可能跟他发生任何不洁的关系,你可以放心!”

 还好还有胡晏承可以拿出来挡一挡。“未…婚夫?”总经理的表情好像小路突然之间变成外星人了!“你有未婚夫了?”她不是跟连宇中两情相悦?“我一个打小被领养的青梅竹马自美国回来了,他说要带我走,我决定跟他走。”

 “那你会辞掉助理的工作?”总经理的嘴角几不可察的扬起。五指在身侧紧握成拳,艰难的点头“会!”

 太好了!惹祸不只有未婚夫还即将远走他乡,他的大明星可保周全了!他这里本来只是间小小的经纪公司,要不是幸运的挖到一个宝,哪有今的辉煌!若没了连宇中,他可就惨了啊!
上章 老板不可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