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轨的黄蓉 下章
第17章 狌福婚姻(全书
 阿成见黄蓉已逐渐的了起来,抱起了黄蓉的身子,让她侧身躺了下来,并高高抬抱着黄蓉左腿,大嘴舐吻着玲珑小脚,一手不安份的来回摸捏,黄蓉的子、蒂与大腿内侧。

 而下的大巴也没停的猛猛入,的黄蓉声大作,叫连连。“好好大的巴呀…姐姐快被你死了…我的好巴弟弟…姐姐…好…好…啊!子…脚……啊!受不了了…嗯啊!…挠了姐姐…好弟弟…快!挠了姐姐…快死了…快涨死了…姐姐快死了…被你上天了…哎啊!

 …不行了…姐姐要来了…姐姐的亲弟弟…啊!好舒服…我们一起吧…”黄蓉紧抓着阿成,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极度的高终于由黄蓉的出了一道

 而阿成也在此时眼一麻,也跟着出了一股强,股股热直冲黄蓉的子深处,灼烧感使的黄蓉全身颤抖。

 舒的余韵稍退后,阿成一把抱起了黄蓉下了,将黄蓉身上的薄纱拨落上,并让黄蓉身体坐在延边,没败像的巴,一直都泡在黄蓉搭搭的里,互吻了一嘴与申手抓了一把黄蓉酥后,巴又渐渐的动了起来。

 “喔…好弟弟…姐姐被你的死了…好舒服啊…唉唷…好久没那么快活了…好弟弟…快快用点劲…狠狠…的烂姐姐的…在营中姐姐都在想…弟弟大巴…想要弟弟狠狠的干姐姐…那些男人臭死了…个个下…好啊…”黄蓉双腿一字大开,一双人小脚立于延撑起翘,身躯如同水蛇般的不停地扭动着,里面出的水不停溅,那副模样令阿成根本没有办法忍耐,呷了一口,便将黄蓉整个抱起,让她搂着自己,双腿盘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一边走一边着。

 “蓉姐姐…弟弟也离不开你…弟弟的巴被夹得…死了…姐姐…看看…又快被你的儿给夹出来了…走!我们去大营去…叫他们子罩放亮点…蓉姐姐是我的,姐姐的只有我可以干…”

 说话同时,好像有什么被压抑的东西炸开了一样,阿成脸色由兴奋渐渐变成愤慨…他愤恕、他心疼、他吃醋,心中恨道:“该死蒙古军,该死的郭靖,该死臭官兵,蓉姐姐是我的女人,是我的老婆…谁都别想!别想!”

 他气。气蒙古军跟郭靖,害他没法常常的见到黄蓉,蒙古军干吗要来!郭靖干吗不死!还干吗要黄蓉去什么烂兵营!都去死!这样黄蓉就是他的了…但说归说,想归想,虽边走边干,但走出小屋后要去的不是山下。

 而是自已的天地,瀑布后方的山…那是他跟黄蓉一起发现的,且还为它命名“蓉姐”这俗无礼名子,非但没令黄蓉不快,还两颊羞红的拉着阿成,到里面发情、衣、干媾,的黄蓉直叫阿成“丈夫,相公,哥哥…”

 黄蓉知阿成心情,也知他情不敢来,初时紧抱着阿成任随着他,因只想好好享受体的汁味。出门时还自顾自的呻“……”

 到走入阵式时似觉不对,但在阿成大巴干下也的没法多想,直道走出阵式,且簸有下山是势时,骇得黄蓉手脚松,单足点地身往后弓,待双掌贴地,正起身之时,下体确传来猛烈的撞击。

 “好弟弟…太大力了…姐姐受不…这个姿势…好难过啊…”原来这姿势起阿成兽起阿成的占有,毫无怜香惜玉,两手紧抓着黄蓉大腿和翘,不停冲杀…

 黄蓉虽有身武功,但在大巴的冲杀下,确毫无办法回复原本姿态,只得任由阿成如此她,香汗淋漓的体,在阳光普照之下,竟现神女般的光华,白里透红,既耀眼又靡,因倒卦关系黄蓉两颊便加红润,子在大巴撞击下,不歇令人眼花缭

 “好弟弟…别带姐姐下山…好弟弟…你是姐姐…姐唯一的男人…受不了…啊…别气…别气…姐姐只跟你干!姐姐是弟弟的…只给弟弟干!啊…”无法施力的姿态与下体冲击的快,舒的令冰雪聪明的黄蓉,竟似哀求的试图说服阿成别冲动…

 阿成仔细看了看黄蓉那无瑕的体,在照之下,后仰弓身的美感便显其的完美,再看看两人合处,在每一次中被拉出又挤回,令阿成感受到无比的视觉刺,脑带顿转:“这是我的…对!只有我能干,只有我!哈哈…”“蓉姐姐…我们回家…回我们的家…回蓉姐…好吗?…好吗!?…”“好!好!啊…好弟弟…亲丈夫…亲相公…姐姐的男人…我们回家…回我们的家…回家…嗯啊!要出来了…啊!啊…”阿成申手扶着黄蓉的小蛮,用力一把抱起黄蓉上身,姿态回复黄蓉确是已无力紧抱,双腿也无力盘到阿成上了,对此情形阿成本能的身微后仰,双腿微曲,双手紧紧抓捏着黄蓉丰,光天化之下,原地动着下体做出最后的冲剌。

 没了房子的遮掩,与阵式的保謢,习贯得如夫般的自然媾,在阳光之下!在怕被人撞见之下!这时竟被打了回去,黄蓉顿时陷入了道德忌挣扎中,偷情的剌,通的快,阳光下的恐惧。

 黄蓉身在颤抖,心也在颤抖,不只害怕!还有兴奋…喜悦。不刻!俩人一阵高亢的“嗯!啊!”后,深深的对着比此,出一道又一道的出一股又一股的

 高之后,俩人站立的身躯,相拥热吻着,双舌挠,情的回应比此的爱意、情腹的紧贴,黄蓉双脚未合单腿微盘于阿成大腿之上。

 颤抖中不仅依能紧紧含着巴,也支撑着主人的酥软身子,两人就像天生连体一般紧贴一起,没有一丝空隙…良久…良久…直到远处的“蓉姐”内,响起舒互撞之声。

 数月之后,事隔16年的体验再度来临…黄蓉终有身孕,感的小腹己微微鼓起,喜得郭府上下高兴不己。但比之郭靖的欣喜,阿成只有过之,初得知时,他发疯似的手舞足踏乐翻了天,大喊大叫着“我有娃儿了!

 …姐姐的肚皮里有我的种了…啊!感谢老天!啊!”对黄蓉的占有,在完全占领了黄蓉肚皮后。终于得到足…黄蓉见此,也唯有羞红着脸,低头摸腹,还来不及说明。

 连自已都不知到肚中孩子是谁的种时,香己被紧封,一身屏障毫无作用的被快速剥离,一场极尽狂野,又带温柔的戏上演了,叫之中,黄蓉也不想说了,就真当是阿成的种吧…

 加上唯独有阿成能喂她饥渴的体,能解她无尽情之下,黄蓉又轮陷了,从此又再以“蓉儿”自称的喊叫“成哥哥…亲哥哥…”也不在仅限于上之时了。

 阿成自当也不在客气的“蓉儿…老婆…娘子…妹妹…”和平常时言带双关“夫人”的情切直呼。黄蓉肚中的龙凤之胎,似同时应了郭靖之请,阿成之愿般,在十七年后。儿子像极郭靖且忠厚老实,女儿像极阿成也精明灵动…

 补充:【修练袐法与体的滋润,令黄蓉更显娇人,竟让郭靖开了窍般,恋于黄蓉一身,军务之余竟不时缴请黄蓉共,夜深之时,及使身再疲惫亦不忘黄蓉体。

 自顾自的宣一翻…不!或这说,是因为无法足胃口大增的黄蓉,只能如此更为恰当。恋至此,郭靖当然要求黄蓉再为己生子,以续郭家香火,身为郭靖之,黄蓉也当如此。

 为产郭家香火黄蓉停食避胎之药,也一度回避与阿成通,但无耐郭靖己无法足于她,情难耐之时竟是破的与阿成通宵达但,痛快媾…

 …黄蓉深知阿成之,若明言告知为郭家孕子之事,他必不肯足自已,因此只能让阿成体外了,又无耐的!

 难耐之在习贯的媾模式与舒的过程中,便己忘却,到想起之时,阿成之早已足。之后因怕伤及尚不可知郭家香火,黄蓉便不去出或练化阿成那灌自已子种了…】

 后记:事隔襄城破之后的三年,一处境如桃花源般的世外花源,一对身无寸缕,珠汗淋漓的中年男女,在光天化之下,相拥的热吻着,似在说明他们关系非比寻常,也非常单纯。

 不偎阳光所照,不偎世裕的眼光所直视,一切都合乎情理,也合乎法度…了…“亲哥哥,蓉儿爱你…能跟你成亲,是蓉儿这后半辈子最大的愿望…

 能成为哥哥你真正的娘子,可知蓉儿是多么的欣喜,多么的开心…亲哥哥!蓉儿还想…可以再用哥哥的大巴…疼蓉儿一次吗?…成哥哥!啊!好啊…蓉儿的死了…大巴好利害啊!”黄蓉儿女都己成人,且成家的成家,出家的出家…丐帮也是久远的故事了,在郭靖倒下之后,黄蓉便不明的消失了,早被传为佳话的郭黄俩人感情下,众人只道就算黄蓉没遭不幸,也自必随郭靖脚步而去…

 但确在事后一年,黄蓉平复伤感之后,年已六旬确依旧娇的她,在一处没人识得的小村落,于村民的祝福和羡煞下,完成了她人生中第二次的婚姻。

 最让她“”福的婚姻,这不只是个人良好认为,也在夜深人难静下,由深受感染的左近村民,听证和窃笑中一致认同。

 【全书完】
上章 出轨的黄蓉 下章